欢迎光临鸟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鸟网

查看: 23466|回复: 91

佳书欣赏《聚焦:摄影在中国》(8)

  [复制链接]

我拍摄的鸟种数
151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9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VVIP   高级版主   荣誉版主   版主   SVIP   资深顾问   高级评论员   高级数码调图师   最佳生态摄影师   国际摄影比赛实习裁判   鸟网摄影大赛终审裁判   国际自然摄影师   国际优秀自然摄影师    
发表于 2019-10-13 21:25 |显示全部楼层
      
                          佳书欣赏《聚焦:摄影在中国》(7)
                                             ——第三部分 摄影当代性的建构   
                                      之七 莫毅:一个城市民俗学者


一、背景
      
    如本书“引言”所简单勾画,中国摄影界在“文革”后经历三个重要变化,共同把“摄影”重新定位为一种当代艺术。这三个变化是1980年代的“纪实转向”、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中期独立摄影人阵营的出现和发展,以及大约同时发生的观念摄影的传人与纪实摄影的合流。
      
    当独立摄影家在1980年代出现的时候,他们赋予自己的使命是在纪实影像中重建人文精神和批判精神,其作品构成两个不同潮流,都是对“文化大革命”时期极端化政治宣传的逆反:一个潮流可以看作当时流行的“乡土艺术”的一支,其主旨是表现普天下的芸芸众生以及源远流长的中国文明(图7.1);另一潮流与当时的“伤痕美术”相呼应,聚焦于“文革”时期人的悲剧和社会伤痛(图7.2)。’这两个潮流平行发展,在1985年之后的摄影展览和出版物中得到相当充分的体现,结果进一步促进了独立摄影家对新纪实题材热切而深入的探寻,每位艺术家的个性和贡献往往与他或她所发掘的特殊题材息息相关。

     
       图7.1   侯登科   乡村   拍于甘肃1991  

     
      图7.2  李晓斌,《上访者》,北京,1977年,彩色照片

   
     图7.3   《中国摄影》杂志 1980年6月号封面。
   
    与这些新纪实作品一同出现的是摄影家职业身份的一个重大转变。在此之前,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直到1980年代中期,所谓的“中国摄影”基本上是一个附属于平行文化和宣传机构的半封闭性的官方机制,由不同级别的中国摄影家协会、分会及其负责的展览和发行机构组成(图7.3)。这种情况在1980年代早期和中期的“纪实转向”中并没有得到彻底改变:虽然业余摄影师在这个艺术潮流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是由于他们的一个目标在于更新“中国摄影”这一官方机制,也就必须加入各种机构中去从内部进行改革。但是当一群年轻的独立摄影家在1980年代晚期和1990年代早期开始在摄影家协会之外组织自己的群体和活动的时候,中国摄影界的基本面貌就大大改变了。这些人有的是自学出身,献身摄影后与使用其他媒材的“实验艺术家”走到了一起,有的原来是前卫画家或设计师,但发现照相机更能激起他们的艺术创造力。不管是哪种情况,这些独立摄影人都与主流摄影机构关系淡薄,而与当代前卫艺术家同声相契。如果说1980年代早中期的业余摄影家常将其职业生涯最终定位于专业机构,那么这些1990年代的实验摄影艺术家即使成名之后也往往保持着局外人的地位。
     
     
        图7.4  《新摄影》第一期封面,1996年

    当代艺术中的“观念主义”( conceptualism)在1980年代被介绍到中国,随后在1990年代被许多“实验摄影家”接受,为当时的前卫摄影创作提供了一个新的基础。荣荣(1968年出生)和刘铮(1969年出生)在他们于1996年编的《新摄影》(图7.4)刊物中宣称:“当观念进入中国摄影时,就好像尘封多年的屋子里突然开启的一扇窗户,我们可以舒服地呼吸,可以获得‘新摄影’的新义。”(黑体为原文)‘他们在这里表达的是大大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因为“观念摄影”为中国独立摄影人提供了一个解决艺术身份的方式。在此之前,这些摄影家主要是通过对官方风格的否定来确认自己的独立艺术地位,即通过与主流摄影的疏离来确认自已的“另类”身份,‘但此时他们开始注意从艺术表现的内在逻辑来界定实验摄影,这使他们在观念艺术中找到了理论依据。‘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参加这个“观念转向”(conceptual turn)的摄影家来自以往纪实摄影的阵营,他们对观念主义的接受并不意味着对“再现”(representation)的拒绝。对他们说来,观念驱动创作的这个新理念使他们得以超越具体的形象去寻求摄影的意义。因此,虽然他们许多人仍然坚持以照相机记录现实生活,但也把“观念”或“概念’作为出发点,并开始质疑摄影再现的真实性( truthfulness)。
      
    莫毅(1958年出生)的艺术道路和这三个变化都有着密切关系。他比荣荣和刘铮年长十岁左右,从1980年代末就在主流系统之外进行了大胆的艺术实验,有意识地颠覆常规纪实摄影方式,并模糊摄影和行为艺术之间的界限。他在1988年和1997年之间创作的若干早期系列,包括《街道的表情》 (1988-1989)、《摇晃的车厢》(1989)、《公交车外的风景》(1995)、《我是一只狗》(1995)、《有红色的风景,电线杆》(1998),以及《城市符号》(1998),产生于他与城市及自身主体性的双向协商。联系起来分析,这些作品反映出“异化”对他在两个方向的持续吸引力。首先,虽然他的摄影对象都是城市,而且他也常以一个“都市民俗学者”的身份去表现这个对象,但他同时总是不断地解构“现实”作为客观外在存在的概念。再者,虽然他一般而言保持着纪实摄影师的身份,但是他的作品变得越来越有观念性,聚焦于艺术家自身与周围环境之间的互动。
      
二、《街道的表情》
      
    当我在1997年和莫毅作第一次访谈的时候,他认为自己“基本上算是个西藏民”,尽管他的父母并不是藏族人。“文革”期间他父母都在拉萨工作,当他的母亲接近临产时,乘坐的汽车坠入峡谷,大部分乘客都摔死了,但她(连同莫毅)却活了下来。莫毅十五岁时被召入西藏自治区足球队,接下来从1973年至1985年的十二年里一直是个职业足球运动员,最初代表西藏自治区,后来又代表天津市。1982年,他开始迷上摄影,周游西藏,用一台“傻瓜相机”四处拍照。与此同时,他也试图上大学,但事实最终证明,对于一个从未完成初中学业的人来说这个目标充其量只是幻想。他最后从职业球队退役的时候,要求到“随便哪个需要摄影师的地方”去工作,结果被分配到了天津的一家儿童医院。
       那是1980年代中期,正值摄影界“纪实转向”的高潮。许多个体摄影家投身新纪实题材的探寻和深入记录。吴家林(1942年生)以云南佤族民族志影像为人称道,于德水(1953年生)由于记录黄河一带的民俗而几次获奖(图7.1),而吕楠(1962年生)和袁冬平(1956年生)各自用了数年时间旅行拍摄全国各地的精神病院。吕楠后来又发展了一种新的题材,记录乡村中的地下天主教会,袁冬平则开始着手题为《穷人》的大型拍摄计划。与这种对主题的搜寻有关,同时又受到城市迅速转变的刺激,越来越多的独立摄影人也把镜头转向了都市的空间和人群。吸引他们的是变幻不定的街道景观、传统建筑拆迁的废墟、西方文化和商业经济的侵入、城市新型居民的身份与职业。值得注意的是,这类对转化中城市的再现从一开始就暴露出传统纪实摄影中追求自然主义和客观性的局限,因为任何“客观”风格都和当代城市瞬息万变的特质及摄影家对都市生活的自我参与格格不入。于是,像张海儿(1957年出生)和莫毅这样有创意的摄影家便开始发展纪实摄影之外的新观念和语言,使自己不仅能够再现客观现实,同时也能对这一现实做出主观的回应。‘张海儿运用慢速快门加闪光灯拍出的广州街景既真实又虚幻,黑色的背景衬托出作者模糊变形的脸孔,对着镜头大声尖叫(图7.5)。他的广州肖像是这类影像中年代最早的,后来成为都市影像中的一种亚类型。与典型的纪实摄影家不同,张海儿没有将自己置于题材之外,而是把自己与这些年轻女子的沟通变成艺术表现的真实焦点。观看这些影像也就是在望进这些女子的眼睛,在那里我们不仅看到她们的恐惧和欲望,也发现摄影家沉默的存在。

   
      图7.5   张海儿,《白攝像》,广州 87年, 银盐照片
   
    莫毅表现城市空间和居民的作品沿循了一条不同的路径。他的《街道的表情》中的大量照片,都是把相机固定在背后、不经观看所拍下的天津街景。在,990发表的一篇题为《用照相机做实验的报告》的短文中,他追述了这个实验的前前后后。根据他的叙述,1980年代晚期中国艺术的主流话语仍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而他拍照的天津居民情绪低沉,与官方风格的“革命群众的正面形象”格格不入,因而招致批评。困惑于这些负面评价,莫毅设计了一个非常规的摄影方式,把照片和自己的目光分开,以此获得完全不带主观性的图像:
      在1987年的一次展览上,我展出了題为《城市人》的一个系列作品。后来一些观众写信给我,指责我只拍摄那些处在“孤立、孤独和猜疑”的瞬间的人。这些话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心理问题一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很美好,所有人都很幸福,而我的‘病态的眼睛’只选择那些不真实的和痛苦的场景。我对这种想法很恐惧,于是决定做一次实验,将相机镜头和我的目光分离开来,只把相机当作一件机械性的记录工具。我的方法是把相机固定在后背或后脖领处。在街道上向前走时,每走五步就用快门线拍下一幅照片。我想看看如果不通过自己的眼睛来选择,人们和他们的城市看起来是怎样的。

     
      图7.6  莫毅.《街道的表情No. 28》,天津,1988-1989年,银盐照片


   
      图7.7  莫毅,《街道的表情No. 27》,天津,1988-1989年,银盐照片。

    这个实验的结果给莫毅带回了自信:相机捕捉的图像完全符合他对城市的感觉。用他的话来说,这些照片记录了“木然而毫无表情的表情:人们的目光冷漠、孤寂,似乎没有彼此联系的愿望,仿佛被无形的墙隔开”。”图7.6和图7.7是这个系列中的两张,都是从低角度拍摄的———莫毅很可能是把照相机系在了自己的腰后用快门线拍摄——它们摄取的是天津一个主要商业区中的过往行人。1988年的中国城市里还只有很少的私人汽车,天气好时,人们仍习惯在大马路中间闲逛。但这些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却不看见人的互动,每幅照片都充满一种奇怪的寂静,男男女女似乎都在防备着什么。一个老者身穿棉大衣,戴着一顶制服帽,以猜疑的目光斜视着周围,憔悴脸上的阴影赋予他一丝不怀好意的表情(图7.6)。一个年轻男性好像在赌气,眉间的深沟已成为他面孔的永久特征,无意中散发出不信任和紧张感(图7.7)
       从技术上讲,这些照片构成了可被称为“自动摄影”(autoIphotographs)的一组作品,即观察者有意识隔断自身与观察对象之间的联系。一种在人类学调查中经常使用的“自动摄影”方法,是把照相机交给本地土人并邀请他们拍摄自己的生活环境,研究者因此可以“通过别人的眼睛观察世界”。12《街道的表情》独立于莫毅的目光,因此可以被认为是“自动摄影”。
       我们不清楚《街道的表情》一共包括多少张照片。莫毅在1991年说他的样片只相当于他所拍摄底片的百分之十。他在1996年写道,自己一共“洗了六十多张照片”。不论如何,一旦这些“自动摄影”被赋予了物理的照片形态,它们便承担了真实的社会记录的作用。莫毅自己也很快地意识到,《街道的表情》无意间记录了中国人在历史上一个重要时刻的集体心理。
      
    拍摄《街道的表情》以后,莫毅又连续创作了几个系列,并把它们组合到一起,称之为《城市空间》。这些“其他的系列”拍摄于1989至1996年间,见证了他开创的一些新的摄影方式和风格,进一步质问外在现实与自身内部世界之间的关系。与此同时,他对于摄影“表演性”的兴趣也越来越大。这种兴趣不仅使他对自已的早期作品进行再诠释,也引导他去实验若干种类型的“系列”影像拍摄,以此记录他的行动和视角转换。
      
三、城市的表演
      
     
     图7.8  莫毅,《摇晃的车厢No.4》 天津,1989年,银盐照片


   
    图7.9  莫毅,《公交车外的风景No.1》,天津,1995年.银盐照片


   
     图7.10  莫毅 ,《公交车外的风景N0.7》,天津,1995年.银盐照片
   
    莫毅的下一个项目是《摇晃的车厢》(1989),在颠簸的公共汽车里拍摄同行乘客。  一幅幅倾斜摇摆的不稳定画面传达出汽车、乘客以及他自己的无法自控(图7.8)。就像在创作《街道的表情》时那样,他有意识地将主动权交给相机。但这次由于摄影师本人与其对象都处在一个无法操控的不平坦旅程中,失衡的构图和模糊的影像表现的是所有人的脆弱无助。那时莫毅情绪十分低沉,纪实题材的《摇晃的车厢》实际上反映出他的压抑心理,以及对中国社会的消极看法。他把社会比喻为一个令人窒息的幽闭车厢,写道:
     为了继续生活,我们必须在这个拥挤狭窄的空间中共存,无法自由移动。我们近距离地互相注视,但是把自己的感觉和希望隐藏起来,看到的只是空洞和尴尬的表情。
       公共汽车就像是一个时代或一个民族,命运决定乘客在某个时刻的位置。任何抗拒都无法改变这种命运:当汽车开动的时候你也移动,它停下来的时候你也停下,他摇晃的时候你也摇晃。不管你喜不喜欢,都没法子为自己做出决定。(图7.9)(图7.10)

      
      图7.11  莫毅,《我是一只狗No.7》.1995年,银盐照片。


      
      图7 .12  莫逸《我是一只狗No.7》.1995年,银盐照片
   
    通过将这类图像的内容“抽空”,莫毅十分微妙地重新定义了它们作为“纪实摄影”的意义。如果说在构思《街道的表情》的时候他仍然希望获得对于外部世界无偏见的记录,那么《摇晃的车厢》和《公共车外的风景》则显示出他已经抛却了这种希望。取而代之的是,在这些纪实作品中,莫毅尝试捕捉一种不确定和不稳定的感觉。他1995年的系列《我是一只狗》进一步以一条流浪狗的视角强化了这种焦虑感和孤立感:莫毅将相机降低到接近地面的位置,漫无目的地拍下支离破碎的影像,包括人们的腿和脚、自行车轮和一个破破烂烂的交警台(图7.11、7.12)。在这段时间里,他沉迷于这种残破的图像,用相似的方式制作了至少三个系列。’-在1996年的一份手稿中,他讲述了那年早些时候在上海的经历:“像是一条野狗,我在城市的高楼下穿越街道。如果你看入它的眼睛,看到的会是渴望、恐惧和疑惑。”
       这些话表明莫毅此时的兴趣已经从表现城市和市民转变为表达自我。
      
     
     图7.13  莫毅,《有红色的风景,》无编号,1997年,彩色打印
   
    这个“表演转向”的另一个直接后果是:从1997到1999年,莫毅完成了八个以上的自拍摄影系列,包括《囚徒》、《一万个囚徒》、《正面和背面,那个日子》、《我在我的环境中》、《我在我的风景里》、《有红色的风景》(以上均为1997年),《红色的记忆》 (1998年),《昨日风景上的今天记忆》、《给这个日子的表示——剃掉眉毛的我》、《都是我》(以上均为1999年)等。正如我在别处讨论过的,这些系列中的若干作品记录了真实的表演,另外一些则通过将他的正面和背面像进行拼接,构成模拟性的表演。在第三类自拍像中,他将自己放置于城市环境中,通常是喧闹的普通街道。这类作品引入了一个新的手法强化视觉效果,如在《有红色的风景》中,前景中的他和背后的街道以不协调的红色和蓝色形成强烈的对比(图7.13)。他用红膜覆盖闪光灯创造出了这种效果,而且有意使用廉价相机拍照,并在不专业的小店里冲洗,结果便是一系列粗糙、夸张,模糊或过度曝光的影像,记录着他随意穿梭子城市的踪影。
   
        
     图7 .14  莫毅,《城市符号No.6》,1998年,彩色打印

    在《城市符号》中,即使照片表现的只是孤立的交通信号灯或是空荡的街道,莫毅也偶尔会在镜头前探出头或伸出一只手,以此提醒观者他始终在场(图7.14)
      
四、《我居住地的风景》
      
    《我居住地的风景》莫毅迄今为止表现中国城市生态的最大项目,包括八个部分,近3000张照片,这个作品在2006年9月的平遥国际摄影节上首次亮相,其宏大的规模和突出的“人文精神”马上获得了广泛赞誉。评论家萧沉在观看这部作品后评价道:“一贯以前卫、实验、观念、另类等面目独步于摄影界的莫毅,此番却以一个‘非常’现实主义的写实系列出现于2006年度平遥国际摄影节上。”

     
      图7.15 莫毅,《楼道走廊》,无编号,天津,1996年,银盐照片


     
    图7,16  莫毅,《我居住地的风景>,2001-2004年,35毫米幻灯片。
    《我的邻居》大概是莫毅至今最庞大的系列作品了,这组作品2005年开始拍摄,2015年6月份获得民生美术馆“民间的力量”金奖。这个作品是莫毅七年时间对1960—2000年代之间建设的那一类居住建筑和其中生活样态的视觉调查。它从九个方面展开(一座公寓大楼入口、建筑内的公用走廊、窗外的金属防盗网、装有防盗网的窗内各种不同的物件、从单个公寓中伸出的空调、用于公告的黑板、在晴天晾晒被子的公用院子、自行车的车座、天空中的电线),每个方面又都用了九个胶卷进行纪录。它们暗示着过渡中的经济和精神,是既映照过去也反映现在的普遍的象征性的缩影。图为我的邻居:18条胶卷的324个记忆-单元门,2006年。

    这部新作能否被称为“现实主义”或“写实主义”尚可再议,但萧沉确实敏锐地察觉到了莫毅这个作品中一个关键性的重新定位。这个变化从作品的内容上来看不甚明显,主要是通过它的风格和基调显示出来的。在题材方面,《我居住地的风景》通过拍摄八种空间和物件,表现了天津低收入住宅小区的景观,包括: (1)居民楼入口,(2)建筑内部的公共走廊,(3)窗外的金属防盗窗,(4)防盗窗内摆放的物件,(5)单元房外伸出的空调,(6)小区中展示公告的黑板,(7)楼宇问的公共院落,(8)出太阳时院子里晾晒的棉被。从表面上看,这些题材是莫毅早期摄影主题的持续和扩充,因为他早在1990年代中期就开始拍摄自己住所的邻里空间。然而如果把他在1995年和1996年拍摄的《楼道走廊》和《我居住地的风景》放在一起做比较,我们就可以看到视觉效果和情绪上令人惊讶的不同。早期的《楼道走廊》系列包括24张黑白照片,以黝黯的色调表现一幢破旧居民楼里充满灰尘的破败过道(图7.15)。这些照片的拍摄角度和色调各不相同,有些甚至暗到看不清画面中的物体。总的说来,这个系列的目的并是记录特定的地点或物体,而是通过阴暗混沌的图像表达出摄影师的心境。但当我们转向《我居住地的风景》的时候,虽然走廊和单元门仍是这个系列的组成部分,但其明亮,鲜艳的影像不再传达某种特定的情绪。在一种展示方式中,324幅过道和房门的照片如马赛克般组成规整的巨大画面,展现着贴在门上和墙上的节日装饰(图7.16)

   
      图7.17  莫毅,《我居住地的风景》,2001-2004年,彩色打印。

     
      图7.18  莫毅,《我居住地的风景:晴朗的天》,2001-2004年,彩色打印。
   
    《我居住地的风景》的基调则截然不同:创作一部纪念碑式公共艺术作品的欲望在这里成为摄影的动力(图7.17)(图7.18)。尽管莫毅将其命名为《我居住地的风景》,但它的内容远远超出他个人的范围。他在解释这个作品时说:“这样的低收入住宅群在90%的中国城市都有。”因此,他的作品的性质从表现个人的存在状态不知不觉地转化为表现大部分中国人民的一般生活状态,这一转变最为清楚地显现在他为八个部分写的说明文字,其中没有掺杂任何个人情感,像是一项项客观社会学调查的概要。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中国的实验艺术失去了原有的社会色彩与政治色彩。如果说这个概念就像莫毅1980年代和1990年代的作品所显示出的那样,曾经具备“前卫”的意味,那么2000年以后的“实验艺术”体现的基本上是政府、学术、商业和私企之间非对抗性的协商,这些力量都在尽力占有当代艺术,将其作为现代意识、全球化以及一种模糊的“实验性”的标杆。正是在这个氛围里,莫毅创作了《我居住地的风景》,也正是在这个大环境中,评论家萧沉认为这个作品体现并超出了“普通市民的审美习惯”。从莫毅艺术发展过程的角度去审视,我们可以认为,《我居住地的风景》是他运用自己发展出来的视觉语汇创作的一项有意义的公共艺术作品,它既可以说是21世纪初期中国纪实摄影的代表之作,也同时见证了1990年代实验精神的消弭。
      
   

        莫毅    自由摄影家
      1958年生于西藏,现居天津。从1988年开始,他的《去也》、《胡同里的照片》、《城市空间》、《舞蹈的街道》、《城市在山村里呼吸》、《用红色的风景》、《新民俗——我居住地的风景》、《望着我的眼睛》等先后在包括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等国内外摄影节上展出,并引起不俗反响。他被日本NHK电视台誉为“当代的凡高”。莫毅的作品被视为1997年前中国大陆唯一的后现代主义摄影,他的街头影像中遗留的恐慌与不安让人印象深刻,每一张影像都是他对时代的主观现实印记。批评家顾铮称莫毅为“中国当代摄影的两极之一”。莫毅的作品时常带给人异样的感觉和强烈的震荡,作品从“狗眼”的低视角,展示城市生活的快节奏与压迫感,而画面的红色基调,强化了现代城市的紧张感,“红”已经成为他返还给欲望城市的行为化的标记。红,是历史的记忆?是激情和欲望?
    2015年7月,在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节上,阿尔勒市长为中国摄影家莫毅颁发了Manuel Rivera Ortiz (曼努埃尔 里维拉 奥尔蒂斯)国际摄影基金会颁发的纪实摄影奖。阿尔勒国际摄影节是世界上创办最早、最具影响力的摄影节之一。国际摄影基金会创始人曼努埃尔 里维拉 奥尔蒂斯称:“让像莫毅这样的声音被听到,并让它变得更响亮是奥尔蒂斯基金存在的根本。”
    24岁开始摄影创作。曾获2015法国阿尔勒摄影节Manuel Rivera Ortiz国际摄影基金会颁发的纪实摄影奖和北京民生美术馆“民间的力量“金奖。作品被美国休斯顿美术馆、加拿大中国影像档案馆、广东美术馆、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日本Zeit-Foto Salon、法国、英国等多家机构和个人收藏。他分别在北京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3画廊、草场地摄影季、宋庄美术馆、Jiushi Gallery、艺术通道、天津老城里、平遥国际摄影节、连州国际摄影节、蓟县西井峪村、日本MEM画廊、日本禅画廊、日本ZEIT - FOTO SALON、德国柏林、美国芝加哥Walsh Gallery等地举办个展。

部分作品欣赏
   
       城市街拍
     

     

     
     

     



     


      红色闪光灯  / C-print/ 85x12
7cm/ 2003

     
     
     

     




《名家欣赏》第22期 (2019.10.13)

   
《名家欣赏》下期的《聚焦:摄影在中国》(9) 第三部分  摄影当代性的建构 ——之八 刘铮和他的《国人》
                                                     

本帖最后由 肥肥 于 2019-10-14 02:21 编辑

点评

果怡  精彩图文并茂 学习受益了 !感谢肥肥老师分享 祝好 !  发表于 2019-10-29 16:03
JZ老蔫  精美佳作!欣赏学习!感谢分享!问好老师!  发表于 2019-10-25 21:27
闲庭信步YES  精美佳作,分享学习,问好老师!  发表于 2019-10-25 14:15
乔连视界  漂亮精彩!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发表于 2019-10-24 22:39
国庆拍鸟  精彩佳作,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9-10-24 19:06
93

查看全部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223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3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VIP6   观鸟人   资深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10-13 23:47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拍摄!欣赏学习!感谢分享!问好老师!

点评

肥肥  谢谢夏雨冬雪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10-14 00:03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271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4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VVIP   优秀观鸟人   哺乳动物拍摄能人   高级版主   VIP6   资深顾问   器材测评师   最佳评论员   初级数码调图师   最佳生态摄影师   国际摄影比赛实习裁判   鸟网摄影大赛终审裁判   国际自然摄影师    
发表于 2019-10-14 09:11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漂亮!欣赏学习!!问好!!!

点评

肥肥  谢谢老兵新传xa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10-14 10:11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262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6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红钻会员   优秀观鸟人   最佳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10-14 11:44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感谢分享! 祝拍摄开心快乐!!!

点评

肥肥  谢谢傻老头-张根震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10-14 18:53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钻石会员  
发表于 2019-10-14 17:03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肥肥  谢谢老兵(黄河滩)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10-14 18:53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版主   签约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10-14 17:10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感谢分享!

点评

肥肥  谢谢山野游人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10-14 18:53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157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3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VIP6   观鸟人   资深评论员   资深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10-14 22:34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丰富,图文精美,精彩拍摄,感谢分享,欣赏学习!

点评

肥肥  谢谢黔山光影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10-15 09:14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295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16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VVIP   观鸟人   高级版主   荣誉版主   资深顾问   鸟网元老   最佳评论员   最佳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10-15 08:55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 欣赏 问好~!

点评

肥肥  谢谢希望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10-15 09:15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钻石会员   初级数码调图师    
发表于 2019-10-15 09:01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感谢分享!问好老师!

点评

肥肥  谢谢尚华乐章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10-15 09:15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蓝钻会员   资深顾问   资深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10-15 09:36 |显示全部楼层
精美佳作,感谢分享,问好老师!!

点评

肥肥  谢谢飞刀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10-15 09:42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鸟网 www.birdnet.cn 版权所有 © 2005-2019 辽ICP备13000869号 E-mail: info@birdnet.cn

GMT+8, 2019-11-12 06:47 , Processed in 0.725808 second(s), Total 27, Slave 5 queries , MemCached On.

QQ|手机版|Archiver|鸟网 ( 辽ICP备13000869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