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鸟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鸟网

查看: 23371|回复: 25

佳书欣赏——《聚焦:摄影在中国》(4)

[复制链接]

我拍摄的鸟种数
151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9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VVIP   高级版主   荣誉版主   版主   SVIP   资深顾问   高级评论员   高级数码调图师   最佳生态摄影师   国际摄影比赛实习裁判   鸟网摄影大赛终审裁判   国际自然摄影师   国际优秀自然摄影师    
发表于 2019-8-3 12:26 |显示全部楼层
                                      佳书欣赏《聚焦:摄影在中国》(4)                                                ——辫子: 民族与自我在影像中诞生      


一、历史背景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儒家经典《孝经》中的这一教诲,在两千年的漫长时间里被每个受过教育的中国人背诵和践行。因此当清朝在1644年推翻明朝后命令所有汉族男子将前颅剃光、头后编辫的时候,这一法令被汉人视为野蛮习俗对文明传统的强制改造。服从就意味着对列祖列宗和母体文化的背叛。彼时全国上下一片拒不服从的抗议,一些态度坚决的儒士以自杀明志。但新王朝统治者也毫不让步:“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抗拒这个法令就是死路一条。
    随着清政府逐渐巩固了自己的政权,这一异族风俗最终获得了胜利,在之后的两百多年里成为清帝国全体男性的统一发式。但是它的合法性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又一次受到挑战。
    此时,清朝这个宏伟帝国已然衰落为一个脆弱的泥足巨人。在外国列强眼中,清朝官员脑后的“猪尾辫”绝佳地象征了一个墨守成规的落后国家形象。具有反讽意义的是,致力于从这些外国势力手中挽救祖国的中国改革派知识分子也持有同样的观点。对他们来说,中国的存活和复兴取决于它能否自我转变为与西方和日本相当的现代国度。而为了实现这一理想,  中国人就必须抛弃令人羞耻的发辫。以失败告终的百日维新的领导人之一康有为,在1898年总结了辫子的“五弊”。在给光绪皇帝的一份奏折中,他指控辫子使中国在世界上孤立,给使用现代机器增添不便,拖累军事训练,藏污纳垢且使中国人毫无尊严。:实际上,这时许多住在新加坡、日本和美国的中国人已然采用了西式发型,国内拥护政治改革的人也纷纷剪掉辫子表明自己的政治态度。著名思想家和作家章太炎,于1900年在上海公开剪掉了自己的辫子。进入20世纪的第五年,天津的警察将发辫全部修短。1909年,广西陆军小学堂做出集体决定,全体剪辫。次年“汉服剪发会”于广东成立。这一风气在1月15日上海的一次四万多人参加的“剪辫大会”上达到高潮:在颇具影响力的律师和外交官伍廷芳的倡议下,一千多人在当天抛却了他们的辫子。不出一个月,香港的一万多名男性也效仿了此举。
    对他们来说,中国的存活和复兴取决于它能否自我转变为与西方和日本相当的现代国度。而为了实现这一理想,中国人就必须抛弃令人羞耻的发辫。
    为了尽可能有效地推行这项政策,民国政府组织了“剪辫队”,在城市街道上设立检查点,遇有留辫者一律当场剪除。部队也被派往农村为男性强行剪发。这个激进的策略对民国初年的政治产生了两个影响。一方面,强制剪辫使共和运动的支持者与保皇党(他们坚持保留或藏匿自己的辫子)之间的分歧进一步尖锐化,从而使共和运动本身进一步激进化。另一方面,由于一般民众已经习惯于蓄辫,很少考虑到它的政治象征意义,强制性的发型转变在许多人心中激起困惑甚至反感。


二、重塑中国
   

    如何用拟人化形象来表现一个国家或民族?在欧洲,使用“民族化身”象征国家是一个由来已久的传统。例如大不列颠的拟人形象——头戴罗马式头盔的女神不列颠尼亚( Britannia)———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为英国古典传统与自由原则的代表。这类带有崇高寓意的形象频繁出现在各种政治纪念碑上,隐喻着国家和民族的认同。这个视觉文化习俗在传统中国并不存在:在这个远东国度,不同的宗教团体信奉各自的偶像,皇帝的御容则仅陈列在祖庙之中。直到19世纪中后期,作为不断加居的反华运动的产物,西方才为中国生生制造出了一个具有侮辱性的民族化身形象——一个丑陋的中国佬,最明显的特征是挂在脑后的细辫子。这个形象频繁地与其他国家的民族化身并置,开始成为中国移民或全体中国人的代表。这个负面形象正式被国际殖民者确立为中国民族化身的时间是1900年。那年英、法、美、日、德、意大利、奥地利和俄国八个国家向中国派遣军队镇压义和团运动,同时也惩戒清政府表现出的排外倾向。无数反华海报、明信片和报纸漫画配合着联军的军事行动,在这些宣传材料中不断出现的“中国”形象就是这个留辫子的中国佬。
     
   
《拒绝中国廉价劳工》,                  亨利.米耶( HenriMeyer),《中国——君主们的大蛋糕》,
  美国宣传画,1880年代。                载于法国《小报》 ( Le Pedf Journal )  1898年1月6日


       
  《出去!》《笨拙》周刊,1888年6月2日          《中国的战争》。德国明信片,1900年

    放在这个国际环境中看,剪辫运动不但具有追求现代化的目的,也反映了革新党和知识界希望摆脱“丑陋中国佬”形象的强烈愿望。前文谈到康有为在1898年的奏折已经强调辫子对中国和中国人尊严的妨害。民国的缔造者进一步指出辫子是满族统治者强加于全体汉人的异族习俗,通过抛弃辫子,新生民族国家的公民就可以从清朝的统治和丑陋中国佬的形象中解放出来。从国际上的反映来看,虽然外国列强急于保护自己在中国的特权和利益,但它们最终都与民国政府建立了外交关系。这种政治姿态解释了西方媒体对中国剪辫运动基本上的正面报道。一个较早的这种报道见于法国《小报》 (Le Petit Journal) 1911年2月5日的封面,上面刊登了一幅表现上海“剪辫大会”的图画。


          
        《剪辫大会》,法国《小报》        
             1911年2月5日封面               

     绘图者精彩地描绘出大会的热烈氛围。画中一大群人聚集在中国房屋环绕的院落中。空地中央是一个临时搭建的高台,上面一个男子以全然放松的姿态舒服地坐在一个矮凳上,正由一名理发师齐根剪掉他的辫子。高台左側稍后,另一位理发师一手拿着剪刀,一手举起一条刚刚剪下的辫子以示众人,而辫子曾经的所者仍然坐在那里,面带疑惑地摸着自己的后脑勺。靠近右下角的是一名刚刚剪去辫子的男子,穿着一件西式蓝上衣。他的神情似乎有些沮丧,旁边的一位西服革履的男士似乎正在对他祝贺或安慰。
    从这幅插画的出版时间和表现的空间来看,它所描绘的很可能是1911年1月15日在上海张园举行的“剪辫大会”。这座花园是这座城市的著名公共集会地,那天四万多人聚集于此。从当时的报道我们知道,园中搭建了12个作为“剪辫处”的高台,决定改变发型的人可以在这里得到免费服务。用一位记者的话来说,当时的情况是:“但闻拍掌声、叫好声、剪刀声、光头人相互道贺声。”
    本文所关注的则是与剪辫相关的图像,尤其是摄影术带来的新的视觉表现形式。所讨论的影像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属于新闻摄影,均将剪辫行动表现为进行中的社会事件;第二种是影楼中拍摄的剪辫前纪念照;第三种同样是影楼制作的肖像,但都是著名历史人物在拋却自己发辫后所摄制的“断发像”。
    尽管这些图像属于不同摄影门类,也具有相当不同的意图,但它们诞生于同一历史时刻并着眼于相互关联的问题。通过为剪辫及相关事件造影,这些摄影图像能动地参与到持续的政治进程中。摄影渐渐融入中国本身的视觉文化,呈现新生的民族和自我。

      
第一类照片:剪辫中
     
    秀发劫,英国周刊《图画报》1912年4月6日封面 盖勒摄
   
    这幅照片见于英国《图画报》1912年4月6日的封面。照片的说明文字为:“这张照片表现的是年轻共和党正在除去满族奴役的标记。中国人如今分为两派,一方支持剪辫,一方反对剪辫。”
    摄影师盖勒显然同情剪辫的立场,他拍照的正在剪辫的是两个胖胖的男孩,画面充满幽默感。其中一个“小共和党”满面笑容地转过头对着相机,举着他刚从另一男孩头上除去的辫子,而第二个男孩则背对观众坐在高凳上。
    小理发师戏剧化的姿势、手中的巨大剪刀以及素白的背景都表明这张照片是摆拍的,因此有别于一个月以前的另一张剪辫照。


   
   强迫的自由,《伦敦新闻画报》1912年3月2日封面
   
    这张略早的照片刊登在《伦敦新闻画报》1912年3月2日的封面上,记录了发生于民国政府所在地南京街头的一个真实剪辫事件。这张照片与前例最大的不同,在于摄影师将这起事件表现成一个胁迫的行为。
    画面的中心人物——一个衣衫褴褛的普通劳工——正被一名身着整齐制服的共和国士兵截住。他那编得整整齐齐的长辫子已经被剪了下来,如今正由那名士兵当做庄严的战利品般持在手中,向相机的镜头展示。而被剪掉发辫的这个人则面无表情地看着另一边,目光躲避镜头。也许他曾试图逃跑,因此那名士兵必须牢牢抓住他才能让摄影师拍下这个瞬间。
    这张照片的标题是:“被迫做个共和党:一名不愿除去发辫的中国人被士兵剪掉了辫子,讽刺地表现了这种解放行为的恐怖一面。”标题下是一段更为详细的解说:“大多数中国人对于发辫的废止都欣然接受,并自愿除去辫子来摆脱长久以来的满族奴役标记,成为真正的共和党。其他一些较为守旧的人则希望保留发辫。南京军方对这类人群保持着密切的关注,强行除去他们的发辫。”
    尽管这两张照片有诸多不同,但它们的说明文字都将剪辫表述为中国现代化的重要标志。这些照片被西方主流媒体广泛传播,对于消解拖着“猪尾辫”的中国佬形象起到重大作用。
      
第二类照片:剪辫前留影

    如上文提到的,第二类照片包括个别市民在商业影楼内拍摄的肖像。我们从他们写在肖像背面的题词中得知,拍照的原因是这些人经过些许犹豫之后,最终决定剪掉自己珍贵的发辫。
    其中一篇题词这样写道:“壬子秋八月,将欲剪发,故用大镜照后影,以留纪念。八月初三日即新历九月十三日拍于劝业场楼上之丽芙照像馆,计印二张,大洋八毛。益盦志,时年念(廿)七岁。”

   
      益盦剪辫前留影及题词,1912年9月13日
   
    王文婕女士在《老照片》上和大家分享了这张家庭照片,据她回忆:照片中的年轻男子是她的曾外祖父。益盦应是他的字。这位益盦先生虽然容貌并不出众,但显然很在意自己的外表。照相室中配备有幻视风景壁画、盆栽花卉和一面雕镂繁复的全身立镜。益盦持四分之三侧立站姿,目视镜头,略显忧郁的神情与其华丽的衣衫与豪华的布景似乎不甚匹配。在他身后的镜子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他那一直垂到大腿下的长辫。
    而早在4个月之前,就有另一位男士在极为相似的情形下运用了同样的手法。这位男士和益盦一样,在肖像照片背面也写下了一段题词,文曰:“亡清纪念物:发辫最后之造影。中华民国元年四月四号,即壬子二月十七日十二钟。剪发前摄影纪念。毓祥志。”(下图)

  
   《李宏春剪辫前留影》,1912年4月4日    
   
    这张照片拍摄的是李宏春,字毓祥,出生于一个交游广泛的富裕家庭。尽管这两张照片都使用了全身立镜,但它们在几个方面有所不同。最显而易见的是:李宏春除了镜里镜外的双重影像之外,还在图像中第三次出现,正面站在他自己和立镜旁边。
    这种效果是通过使用双重曝光或暗房剪贴达到的,使摄影师能够将被摄者的多张肖像融合在一幅相片之中。照片中李宏春的正面像占据了构图的右半。这位衣冠楚楚的时尚青年头戴瓜皮小帽,手执一方白色手帕。这个常规的社交形象在照片左方被逆转:这里的他没戴帽子,而且背对观者,相机捕捉到的是他的辫子。在这第二个李宏春面前摆着一面落地镜,镜中映出他的脸,再次将其反置。
    相比前文讨论过的新闻影像,益盦和李宏春都已决定改变发型,但在实行这个改变之前,又希望保存目前的蓄辫形象,因此,这些照片所记录的既非他们作为清朝子民的过去,亦非作为无辫共和国公民的未来,而是一个交杂着对过去之留恋和对现实之承认的短暂时刻。
    这种具有内在矛盾、夹在两个时段之间的特殊时间性,通过相片上对拍照日期的记录方式得到了浓缩的表达:两人都使用了双重历法——传统农历和西方公历——来记录这个时间。李宏春更进一步将年份指明为“中华民国元年”,因此把照片的时间性联系到中国历史上一个新的开端。
      

第三类照片:剪辫后留影

   
    梅兰芳剪发像,1912年6月15日
   
    梅兰芳在1912年前已是当红明星,据说他漆黑光亮的长辫垂至膝盖以下,时时引人注目。他在那年年中剪去辫子后拍摄了一张明星宣传照,影像中的他依然有着剃光的前颅,剪辫后的短发精心梳成一个分头的式样,尽量覆盖额顶的剃发区域。
    这位年仅18岁的演员从小练习书法,他在此处以婉秀的字体在相片上写下:“梅畹华(畹华是梅兰芳的字)剪发初影,民国元年六月十五号。”这些字直接写在或贴在相片底片上,和影像一起被复制和传播。梅兰芳颇具新意地将这段文字分为三部分,分置于肖像的上方及左右,有如中国传统建筑门面上的横匾和对联。
    照片的这种题词格局和像主的半身形式都反映了图像的公众性,因此北京和上海的许多照相馆将其在橱窗中公开展示便也不足为奇了。梅兰芳对于民国政策的公开支持得到进步媒体的赞赏,而他的无辫发式也影响了当时的风尚。


   
   鲁迅断发像
   日本东京,拍于1903年。

    更有名的一个例子是鲁迅的“断发像”。但在讨论这个熟知的图像时,我们要慎重地重新考虑它的意义。鲁迅被许多人认为是20世纪中国最重要的作家,在1930年代成为左翼作家联盟的实际领袖。1903年剪辫时,他还是日本东京宏文学院的二年级学生。鲁迅寄给弟弟周作人的这张照片从来没有公开发表,他在日记中的记述只是到了1926年才被给予了视觉上的真实性:这一年《关于魯迅及其著作》一书出版,这是最早研究鲁迅作品的专书,里面登载了一张鲁迅1903年的肖像(上图)。由于鲁迅直接参与了这本书的编纂,学者普遍认为这张照片是由他本人提供。这是一帧半身小像,长4英寸,宽2.5英寸。相片中年轻鲁迅身穿军服式上装,想必是宏文学院的制服。需要注意的是,在这张照片里他没有戴制帽,因此与那些在正式场合拍摄的肖像有别。比如,在1902年11月份拍摄的一张正式集体照中,鲁迅仍然留着辫子,一丝不苟地穿戴着包括硬顶帽在内的学校制服。周作人后来回忆1903年收到鲁迅“断发像”时,也说到立刻注意到了这个同:“鲁迅重新照了一张脱帽的照相寄给我看。”他所说的相片一般被认为就是《关于鲁迅及其著作》中发表的无帽像。照片中鲁迅头上的短发已经覆盖前颅,因此应该是在剪辫一两个月以后拍的。这一行为通常被解释为年轻鲁迅的独立思想和社会责任感的明显标志。然而鲁迅自己在二十年后却声称他的剪辫“毫不含有革命性,归根结蒂,只为了不便”。但是,事实证明他对自己发型的改变显然不仅仅是为了便利,不然也不会在剪辫后特意拍下“断发照相一张”,并赠予当时与他关系最亲近的两个人:弟弟周作人(1885—1967)和同学兼挚友许寿裳(1883—1948)。
   

三、尾声: 辫子之死

   
        溥仪剪发像,1922年
   
    清朝的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于1912年2月12日宣告退位。作为交换条件,他和他的小宫廷被允许继续居留在北京紫禁城中的北半部。这种“悬浮”状的时间性又一次由头发的样式得到最清楚的显示:尽管男人留辫在新国家中被全面禁止,但是在紫禁城中,它继续保护和证明着幼年皇帝和其臣下业已不存的清王室身份。
    1919年,庄士敦,一位牛津大学出身的英国前外交官,被任命为已经13岁溥仪的老师。他通过循循善诱的引导逐渐为小皇帝打开了一个诱人的世界,但更为重要的是,使溥仪把自己想象成“一名传统英国绅士”,而不是一位满族皇室的继任者。
    因此当庄士敦把满族男人的辫子比喻成“猪尾巴”时,溥仪不需进一步的劝说便摆脱了这有损尊严的身体特征。这一事件发生在1922年的4月27日。接下来几天,除了三名年事已高的师傅及几位大臣,紫禁城中的一千多人全都剪掉了辫子。
    溥仪自己这样回忆道:
     从看欧战画报起,我有了看外国画报的爱好。我首先从画报上的广告得到了冲动,立刻命令内务府给我向外国定购画报上那样的洋犬和钻石,我按照画报上的样式,叫内务府给我买洋式家具,在养心殿装设地板,把紫檀木装铜活的炕几换成了抹着洋漆、装着白瓷把手的炕几,把屋子里弄得不伦不类。我按照庄士敦的样子,大量购置身上的各种零碎:怀表、表链、戒指、别针、袖扣、领带,等等。我请他给我起了外国名字,也给我的弟弟妹妹们和我“后”“妃”起了外国名字,我叫亨利,婉容叫伊莉莎白。我模仿他那种中英文夹杂着的说话方法,成天和我的伴读者交谈……他身上穿的毛呢衣料竟使我对中国的丝织绸缎的价值发生了动摇,他口袋上的自来水笔竟使我因中国人用毛笔宣纸而感到自卑。
    因此当序十剪抑满栋单人的辫子比喻成“猪尾巴”时,溥仪不需进一步的劝说便摆脱了这有损尊严的身体特征。这一事件发生在1922年的4月27日(农历四月初一)。
   
   
      庄士敦与溥仪、溥杰和润奇在北京紫禁城中,1922年
   
    溥仪新的无辫形象出现在他于1920年代早中期拍摄的许多照片中。在最早的一张标准半身照中——也许是他剪辫后不久拍摄的——他头上原本剃光的部分已经长出短发。一张稍晚的照片显示的是庄士敦和他三个剪了辫子的皇室徒弟(溥仪、溥杰和润奇)。由于溥仪于1924年9月被迫离开紫禁城,这张相片必定是在这之前拍的。
    清皇室一旦离宫,民国政府立即清点了紫禁城中的皇家财产,并于1925年1月在端凝殿发现了一个帽盒,上面的标签写着:“宣统十三年闰五月初三日上交辫子一条。”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根从某人发根处剪下的辫子,完好无损。这根辫子的照片出现在1931年1月的《故宫周刊》上时,说明中称它为“溥仪之发辫”。

   
    溥仪之发辫,载于《故宫周刊》1931年1月3日号
   
    这张“溥仪之发辫”照片在其主人离宫若干年以后拍摄,与溥仪作为紫禁城中末代皇帝的角色并无关联,与拍摄时中国社会上的迫切政治议题也相去甚远。尽管他剪掉的辫子远称不上古老——它离开溥仪的身体还不到十年时间——却已经被当作一件历史遗物,与来自遥远过去的古董一起被登在《故宫周刊》上。廉泉甚至还用怀古体写了一首诗来纪念这次发现。因此,在本章所讨论的剪辫前、剪辫中和剪辫后拍摄的照片之外,溥仪辫子的影像代表了又一种时间性。简而言之,孤零零地呈现着一条早已离开身体的辫子,这张1931年的照片提供的不是剪辫的真正场面、思想和感情,而是发辫灭亡的终极证明。
  

   
总结:
   关于《剪辫子:民族与自我在影像中诞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辫子”在清朝到民初都是一个富有政治含义的符号,剪辫子的历史相信已经有不少人研究过,但是本文梳理还是值得学习。他首先罗列出一些图像,这些图像是西方为中国创造的民族化身——长辫子的中国佬,它们出现在当时的报刊和明信片上,受到了广泛的认同。辛亥革命后,民国建立,剪辫子成为重塑中国民族形象的一个契机,这时候摄影,以及摄影的载体大众传媒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有意思的是,为之广为拍摄和传播的,大部分也是西方人。
    除了拍剪辫子现场的“新闻照片”外,本章节还分析了两种留影,一是剪辫前留影,另一是剪辫后留影,前者并非公众人物,他们对辫子还往往有一种不舍的情感;后者却是孙中山、鲁迅、梅兰芳、溥仪等知名人物,他们最初剪辫子可能并非因为政治需要,但是在后来的文本他们的剪辫行动却被大肆渲染成和“革命”、“进步”的话语勾连在一起,这不仅是宣传的需要,也是历史的必然写法。也就是说,当剪辫子被赋予了政治含义,有关它的图像就不再可能是单纯的表面含义了。
    如果说这篇文章没有这些插图也照样成立的话,那么第二部分的剪辫前留影可以算是文章的价值所在。这些在影楼中为自己的长辫留下写照的人,并没有把手中的照片当成是“摄影作品”,只是纯粹的个人记忆,如果不是他们的后代将这些照片展示于公众,我们也不可能将它作为历史的资料加以分析。因此这一部分的内容无关民族命运或者历史这些大词,而仅仅是近代中国人表现自我的一种途径。但是,不得不说,人关心自己的个性,乐于自我表现正是现代性觉醒的一个重要方面,而摄影正好见证和记录了时代潮流的各种交汇。



   《名家欣赏》第17期  (2019.08.04)
   
    通知:由于本月外拍,《名家欣赏》下期的《聚焦:摄影在中国》(5)——关于摄影的摄影:金石声和他的内部空间
           更新时间为:8月24日

本帖最后由 肥肥 于 2019-8-3 12:26 编辑

点评

平恒  精彩拍摄!欣赏学习!感谢分享!  发表于 2019-9-9 17:34
cao7758jm  精彩故事!精彩纪实!  发表于 2019-8-18 16:17
风神777  拍摄精彩漂亮,画面清晰自然,向老师学习问好!  发表于 2019-8-8 11:28
追光老羊  一条发辫,一段历史。真实的记录,详实的解读。从阅读中增长知识,从思考中了解中国,从积贫积弱走向富庶强大,从蓄辫到剪辫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新的开端!感谢肥肥老师的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19-8-7 08:06
金名少凡  精彩,感谢分享  发表于 2019-8-5 16:38
27

查看全部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6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VIP6   版主   资深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8-3 13:19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故事!精彩纪实!精彩图文佳作!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点评

老秃鹫  分享经典,点赞问好!  发表于 2019-8-4 09:16
肥肥  谢谢点石成金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8-3 15:45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14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7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SVIP   高级版主   版主   VIP6   资深顾问   最佳生态摄影师   国际摄影比赛实习裁判   鸟网摄影大赛终审裁判   国际自然摄影师    
发表于 2019-8-3 13:34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拍摄!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点评

肥肥  谢谢八妹(一风若隐)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8-3 15:45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275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4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VVIP   优秀观鸟人   哺乳动物拍摄能人   高级版主   VIP6   资深顾问   器材测评师   最佳评论员   初级数码调图师   最佳生态摄影师   国际摄影比赛实习裁判   鸟网摄影大赛终审裁判   国际自然摄影师    
发表于 2019-8-3 14:13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漂亮!欣赏学习!!问好!!!  

点评

肥肥  谢谢老兵新传xa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8-3 15:45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21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3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VIP6   特约撰稿人   诗人   优秀观鸟人   版主   器材测评师   最佳评论员   最佳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8-3 15:47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拍摄!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点评

肥肥  谢谢畅想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8-3 16:44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VIP6   特约撰稿人   资深顾问   高级评论员   资深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8-3 16:20 |显示全部楼层
进来学习

点评

肥肥  谢谢愤怒的大鸟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8-3 16:44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133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1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VIP6   最佳生态摄影师   观鸟人   版主   国际自然摄影师    
发表于 2019-8-3 18:46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拍摄,点赞问好!!!感谢老师分享!!

点评

肥肥  谢谢兰语人生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8-3 18:59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122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3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版主   观鸟人   初级数码调图师   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8-4 08:54 |显示全部楼层
增长知识,开阔眼界!感谢老师分享!

点评

肥肥  谢谢铁云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8-4 09:50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11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3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VVIP   荣誉版主   版主   资深顾问   资深评论员   初级数码调图师   签约生态摄影师   国际自然摄影师    
发表于 2019-8-4 10:44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佳作!欣赏学习!感谢分享!问好老师!

点评

肥肥  谢谢★杨柳春风★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8-4 10:46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152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5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VIP6   观鸟人   荣誉版主   签约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8-4 10:48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提供这么好的学习资料

点评

肥肥  谢谢张榜老师关注,问好!  发表于 2019-8-4 16:08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鸟网 www.birdnet.cn 版权所有 © 2005-2019 辽ICP备13000869号 E-mail: info@birdnet.cn

GMT+8, 2019-12-9 13:46 , Processed in 0.438771 second(s), Total 42, Slave 9 queries , MemCached On.

QQ|手机版|Archiver|鸟网 ( 辽ICP备13000869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