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鸟网 返回首页

小地鸦-国内观鸟爱好者 https://www.birdnet.cn/?5043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新疆寻鸟记

已有 47 次阅读2019-7-31 12:34 |个人分类:个人寻鸟记|系统分类:人类与自然

  2019年5月25日早上,带着兴奋和希望,乘坐飞机前往新疆,即将开启了为期十五天的寻鸟旅程。回想起上一次来新疆,是跟着十几位同学一起来游学的。当时考虑到新疆有白尾地鸦,就想碰运气。虽说那次收获不小,收获了好几个新疆特色的鸟种,不过由于当时考虑过的重要种类,比如白翅啄木鸟、白尾地鸦、小苇鳽、白头硬尾鸭等,都没有看到。而在同年7月底,当地鸟会组织了新疆拍鸟,其中有一天千辛万苦之下找到了白尾地鸦,这提起了我更大的兴趣。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白尾地鸦,再辛苦、再艰难都要拍到。所以这一年,我正式提要求,跟着当地鸟会去新疆观鸟,将上一次遗漏的目标补回来,尤其是那期待已久的白尾地鸦。

 行程预热

  5月25日一早乘坐飞机,经过了将近五个小时来到了乌鲁木齐。由于本次观鸟与拍鸟活动的参与者来自全国多地,到达这边的时间不一,所以当我来到时,找到我们的领队,与另一位同一航班的鸟友,在机场吃午餐后打车到宾馆

  由于我早上太早起床,到宾馆时太累,就休息一下,等待其它鸟友到达。直到参与本次观鸟活动的所有鸟友都到齐了以后,我们的领队让我们在市区的公园内熟悉一下新疆的鸟况。我们下午六点半集合,前往雅山公园观鸟。

  到了雅山公园,我们沿着上坡路走。首先看到一只黄腹大山雀在树上嬉戏,然后看到空中有许多燕子和雨燕在飞翔。大多数鸟友都在拍摄燕子和雨燕,我们都觉得太难拍,于是继续上坡。有鸟友似乎发现了什么歌鸲,但后来确认是乌鸫。树上有一只乌鸫在唱歌,马路对面的树上有好几只家麻雀在觅食,树林里偶尔传来了布谷鸟的叫声。上到广场,大家专心拍空中的燕子和雨燕。我还看到了一只山雀飞到树丛中。有一位鸟友发现很远的电线上有一只斑鸠,我没看到。于是我们找路到达对面,因为我们在山上广场,山下有铁路穿过。我们走旁边的道路到达山对面,这时候看电线上的鸟就很清楚了。上面确实有一只斑鸠,大家抓紧拍照,因为在新疆遇到的每一只鸟都有可能是新种。由于这只鸟很像山斑鸠,但有细微差别。如果放弃了,很有可能错过了一个新种。我们都确认那是这边特有的欧斑鸠。我们继续上山,想要看清楚它,然后在山上呆一下子来讨论鸟种。由于这时候比较晚了,我们准备回去。一只大山雀飞到树上,电线上还有一只乌鸫,很快飞下去了。下山路上,听到了一个很陌生的叫声,电线上有一只山雀,长相很像大山雀但声音不像,我们确认那是西域山雀。快到广场,我们看到一只隼飞过。两只斑鸠飞到电线上,很快飞走了。到了路边树林,树上有好几只灰蓝山雀在嬉戏,不过由于光线较差,很快就回宾馆了。

  由于我们第一天就收获了好几个新种,因此相信后面十四天收获更好,拍到多种目标鸟种,包括啄木鸟等。

 南山大丰收

  5月26日一整天在南山拍鸟与观鸟,原计划这个行程是最后一天回来时进行的,后面的行程也可能会有一些小变动。这边打算是先到一个牧场,然后一直待在一个小水坑旁边守候拍鸟。

  早上很早坐车出发。八点左右,一位鸟友看到路上有粉红椋鸟,大家下车去拍。我看到许多粉红椋鸟飞到电线上,然后飞到荒漠地上,最后集体飞到树上。电线上还有两只伯劳。穿过一个小干沟,领队发现一只沙䳭飞到荒漠草丛上。由于南山上还有很多鸟,我们就上车继续往前走。在车上,鸟友发现路上有斑鸠之类的鸟,不过领队说这些鸟在后面经常可以看到,这边就不停车拍鸟了。

  快九点了,鸟友看到一只白背矶鸫,由于这种鸟分布广但不常见,且这边离第一个鸟点很近,绝大多数鸟友都下车。我们边走边拍鸟。先在白背矶鸫地点附近看看,旁边还有白顶䳭、麻雀、燕子飞到电线上。一只白鹡鸰飞到干沟里,沟对面还有两只类似漠䳭的小鸟在草丛中嬉戏。往前走,一路上可以看到几只鹡鸰停在电线上,空中有老鹰飞过。领队说过,再常见的鸟都应该拍,或许正因为一点点小差别就是新种。过到马路对面,进入牧场,看到电线杆上有一只隼。继续走,灌丛上有几只伯劳。还有赤麻鸭飞到山上。在一个土丘旁边,多数鸟友拍摄一只穗䳭。在远处,鸟友发现了一只褐头鹀停在灌丛顶上,我们一起拍摄。一部分鸟友翻越铁丝网走近拍,我怕铁丝网的危险性,就在周边走走,希望有更多收获。我发现有一个用砖头做的小屋子,专门让鸟来筑巢。我看到另外两位摄影者在拍什么鸟,过去看看。他们在拍白喉林莺,我等了一下,没看到。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往回走,看到了一只林莺飞到灌丛中,随便拍了一下,感觉没拍到,想等,它出来过几次但很隐蔽,结果只能拍到麻雀了。我们只好回到车上,我发现电线上有几只小鸟,抓紧拍,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

  我们观鸟团坐车来到水坑,摄影者坐在水坑旁边守候,我在周边走走。我看到好几只寒鸦飞到枯树枝上,草地上还有几只特别的小鸟在觅食,灌丛中也有几只。直到看厌了,我到水坑旁边看其它鸟友在拍什么,跟着一起拍。不过看来看去都是那几种,没意思,正想离开,突然看到两只灰蓝山雀飞到背后树上,拍了一下就回草地。在草地上,那种鸟还是很容易看到。一只灰白喉林莺飞到灌丛顶上鸣叫,很显眼,我还没来得及拍照就飞走了。因为我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且相信还有机会,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拍到它,因此留意周边的灌丛,千辛万苦之下终于找到好机会并且拍到了。枯树枝上有欧鸽,旁边还有斑鸠。树顶上还有一只类似旋壁雀的鸟,一下子就飞走了。有鸟友发现蚁䴕,我也想看,因为这种鸟分布广但很难发现。快要吃午饭了,听说水坑有白头鹀,我赶紧去拍,总算是拍到了。

  午饭过后,我们回到水坑继续拍。先看到一只红背红尾鸲和煤山雀,其它的跟上午的差不多,没意思。我还在草地上走走,听说鸟友拍到槲鸫,我也想拍,就尽力找,后来在一棵枯树上看到几只寒鸦和一只较小的鸟,寒鸦似乎将它赶走,后来它在树枝上,那就是槲鸫。拍了一个小时后,一部分人去一个羊圈,我也跟着去了。先看到一只乌鸦停在木桩上,很快就飞到山坡上。鸟友发现有一只黑喉石䳭,我找了很久才找到。灌丛顶上有一只林莺在鸣叫,很显眼。后来有一对黑喉石䳭站在木桩上。由于这边空间很有限,很快就出来羊圈,我看到电线上的燕子和屋顶上的几只鸽子。一位鸟友上山坡,似乎又发现什么鸟了。我们回到水坑,听说这边摄影者发现蓝头红尾鸲,我们也想拍,结果只拍到了红背红尾鸲。由于我跑来跑去,也比较累。当天拍照太多,搞得我的相机几乎没电了,只好在车上休息。其它鸟友还拍到了喜鹊和白斑翅拟蜡嘴雀。

  我觉得这个鸟点拍摄两个小时就够了,但有些鸟友非要拍4个小时,搞得我产生了审美疲劳。我不希望第一天就被这种拍摄方式破坏心情,因为重要鸟种还在后面,毕竟我来新疆最希望拍到白尾地鸦和啄木鸟。快离开时,鸟友上山坡,我跟着去,只看到几只乌鸦。很快就回去了。这一天收获很大,看到了好几种林莺和䳭,希望后面收获更多。

 水鸟大丰收

  5月27日早上,我们观鸟团前往白鸟湖寻找白头硬尾鸭。记得两年前在这边发生过伤害鸟类的事件,因此白鸟湖这边保护更加严格。领队提醒我们要注意形象,不要乱扔垃圾,以免为我们鸟会抹黑。路上看到一只白顶䳭,鸟友发现矶鹬之类的鸟,快到登记处时看到了一只凤头百灵飞到土路上。由于白鸟湖这边的观鸟屋一般不允许外人进入,而我们观鸟团是提前预约过的而且可能做出过什么保证才允许进入。管理人员将我们所有人的身份证件扣留后让我们进入围栏,前往观鸟屋。

  从围栏走到观鸟屋有一段距离,而且杂草丛生,一不小心就会有蜱虫粘在裤子上。我也发现了裤子上有一只,就赶紧抖掉。湖中的鸟比较远,看到一些鸭子,有红头潜鸭、赤嘴潜鸭、赤麻鸭等,就是看不到我们要的白头硬尾鸭,于是我们坐下来等候。偶尔还看到戴胜和黑翅长脚鹬飞到岸边就看不到了,还有矶鹬飞到荒漠地里。湖中还有几只黑颈䴙䴘。有时有文须雀飞到芦苇丛中,有几位鸟友到观鸟屋外面拍,但他们需要注意蜱虫的问题。空中偶尔有一只少见的猛禽飞过,湖面远处还有鹬鸟和鸭子飞过来,几只鹡鸰飞到我们后方。由于等了两个半小时还是没有看到白头硬尾鸭,我们集体离开观鸟屋,到湖区另一个位置寻找。上去的过程中,我更加小心蜱虫的问题。

  我们上车,送到另一个位置,路上看到一只鸟从电线上飞下去。有鸟友在路上看到了一只槲鸫,我找了一下没找到。爬了一段山,到高处俯视湖面,也看到几只鸭子和黑颈䴙䴘,几个小岛周边有许多黑翅长脚鹬,空中有许多毛脚燕飞来飞去。我们用望远镜仔细寻找白头硬尾鸭,半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找到,只好离开,往下一个鸟点出发。路上看到一只疑似红尾鸲的鸟飞到围栏上。在电线旁边,几位鸟友拍摄一只伯劳,我在周边寻找槲鸫,仍然没找到。还有一只伯劳在树上吃虫。有一些鸟友进入围栏寻找夜鹰,我看到一只紫翅椋鸟飞到电线上。走到分岔路,又有几位鸟友在拍什么。我看到一只白顶䳭飞到荒漠地上,很快就看不到了。直到车接我们就离开了,并取回我们的身份证件。这次错失白头硬尾鸭,也没看到小苇鳽之类的鸟,有点失落。这也是本次观鸟第一次错失目标鸟种的。不过我相信,我们的收获越来越好,后面有机会在其它地方看到它的。

  中午吃饭时,我看到几只白鹡鸰和麻雀飞到树上,但比较怕人。准备离开时,看到一个小水塘中有赤嘴潜鸭,我们几个鸟友去拍。领队说它在随便一个小水塘都很容易看到,我们却不希望错过任何一个机会。


  车开了两个多小时,到了下午五点,我们观鸟团来到了石河子的蘑菇湖。据说这边有黄喉蜂虎和蓝胸佛法僧,会停在电线上,但领队说佛法僧不易接近,黄喉蜂虎还好。路上有鸟友发现有蜂虎停在电线上。我们观鸟的从1号门进入,走到2号门,而摄影的在2号门附近拍摄。

  我们观鸟的进入1号门,看到了许多水鸟在湖面上飞过,栅栏上也有几只小鸟,湖面上有燕鸥、鸥鸟和鹭鸟飞过,湖边也有几只鸥鸟和鹭鸟。经常可以听到布谷鸟的叫声,很快就有鸟友发现,我也发现它在电线上。往前走,湖中水鸟越来越多,甚至在水草丛就有几十只鹭鸟和鸥鸟。地面上还有戴胜。有鸟友看到凤头麦鸡,我找了一下麦田,终于找到了。空中不时有鹭鸟和燕子飞过。几只鹬鸻类飞到湿地草丛中。几位鸟友翻越栅栏到湖边,我觉得太危险就没过去。偶尔会下一点雨,我们将相机保护好。空中也有燕鸥飞过。后来看了一下照片,燕鸥基本上都是普通,偶尔也有少量其它种类,比如红嘴巨鸥、须浮鸥、白额燕鸥。有鸟友发现黑浮鸥,我没看到。

  在一个芦苇丛边,几位资深鸟友在等候大苇莺。我之前印象中看到过但没拍到,而且相信跟着资深鸟友在一起肯定有好收获,于是我跟着他们一起等。大苇莺经常可以听到,但很难见到它出来。当它出现时,我们赶紧拍。领队发现有小苇鳽,我努力找,差点将一点芦苇当做它了。后来有一只在芦苇上,很显眼,就是被芦苇挡了,很快它飞走了。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到鸟友说有一只无遮挡的小苇鳽,我找了一下,找到了,只不过比较远。它一动不动地让我们拍。之后由于远处稻田上也有几只小苇鳽飞过,我以为那只飞走了,后来发现它还在。部分鸟友翻越铁丝网走近拍,我觉得铁丝网太危险,且担心走近后鸟飞走,就一直在土路上拍。不过鸟友走近后鸟也没有飞走。很快,有另一只小苇鳽飞过来,停在近处芦苇上,一动不动,只不过背景有点杂。这下我们拍小苇鳽很爽了。

  由于天渐渐地暗了下来,而我已经拍够小苇鳽了,就开始往2号门走。我看到几只燕鸥飞到电线上,还有戴胜飞到树丛中。旁边水沟有几只鸥鸟在游泳,偶尔有几只飞起来,背后芦苇似乎又有小苇鳽。水沟对面也有几只大苇莺飞上去,还有几只家麻雀飞到芦苇丛中。到了2号门,许多燕子飞到电线上。一只戴胜飞来飞去,之后停在木桩上,没来得及拍照就飞走了,之后有一只伯劳飞上去。等人到齐后,我们前往宾馆。

  这一天又收获了不少,在白鸟湖看到文须雀和赤嘴潜鸭,在蘑菇湖看到许多水鸟,而且拍小苇鳽和大苇莺很过瘾,还有许多燕鸥,戴胜和大杜鹃比较容易看到。不过没看到黄喉蜂虎和佛法僧,可能没到时候。我相信时机到了肯定可以拍到。

 初遇啄木鸟

  5月28日早上再来蘑菇湖拍鸟。我们到了2号门,沿着水边走,在一个位置过铁桥进入里面。电线上仍然有许多燕子和麻雀。我们往里走,看到空中有几只燕鸥飞过。地上有几只戴胜和紫翅椋鸟在觅食。听说芦苇丛有黄头鹡鸰,我过去,那边先看到一只大苇莺然后看到黄头鹡鸰飞上芦苇丛。两只大杜鹃飞上电线,还有一只飞到树上。当时光线不好,拍摄效果也不太好。

  领队让我们走另一个方向,走到滩涂附近。我们到了岔路后往另一个方向走。当时看到一只戴胜飞到水边土路上,很快飞走。沿着土路走,左侧是水沟,经常听到翠鸟的叫声,开始我以为是错觉,后来真的看到一只翠鸟飞过来,停在芦苇丛,我有点惊讶,毕竟我刚开始认为这边没有。路上仍然看到鸥鸟停在电线上。到了滩涂,我们看到许多鸥鸟在湖边草地上,还有好几只金眶鸻。我们观鸟团想找领燕鸻,听说这边有两只,离人五十米远,有时会降落在草地上,因此我们走到滩涂外面看。我印象中前一天拍到了十几只,但不敢确定。我们看到湖面远处有许多鸥鸟,包括几只渔鸥、燕鸥和许多红嘴鸥。还有几只鹡鸰和鹬鸟在嬉戏。有鸟友用望远镜看到远处滩涂上有领燕鸻,但我只看到凤头麦鸡。后来他们也确认只有凤头麦鸡。由于滩涂上有两位老摄影者离鸟太近,鸟被赶走了,而且他们十分固执,之后领队将他们带到其它位置后,鸟陆续飞回来。

  滩涂上有许多燕子落地,水边有好几只鹬鸟,其中有一只红脚鹬的脚断了,一瘸一拐地觅食,看着心疼。还有好几只金眶鸻在滩涂上,鸟友发现了一只环颈鸻,可我找来找去只看到金眶鸻。领队说有渔鸥飞出来,但我看到的是红嘴鸥。许多燕子停在电线上,当时以为只有一种,但后来仔细看照片后发现这边的三种燕子都有。由于只剩下一个小时就要离开了,我们慢慢往回走。我看到电线上有几只椋鸟,水沟中有黑水鸡,旁边的芦苇丛上有一只苇莺安静地爬。快到大门口,又看到空中有燕鸥飞过。原路返回,到了门口附近,许多白腹毛脚燕飞来飞去,偶尔有几只停在堤坝,很快飞走。还有几只停在电线上,也很快飞下去。可惜错过了这么好的拍摄机会。当时还看到戴胜和大杜鹃上电线。偶尔几只毛脚燕飞到桥底下的巢中,但很难发现它们在哪里。电线上停着几只燕子,可惜不是毛脚燕。带着遗憾,往下一个地区赶路。一位鸟友发了燕子照片,我仔细看,发现三种燕子都有。我回查我的燕子照片,也发现那三种都拍到了。


  我们观鸟团离开石河子,前往乌尔禾。途中吃午饭时顿时感到炎热。下午四点半来到胡杨林,我们分成几个小队寻找白翅啄木鸟。我们在丛林中找,几乎看不到鸟,偶尔可以听到叫声。跟着一位鸟友寻找,他们看到了什么莺,一直听到叫声,但还是看不到。后来领队找到了白翅啄木鸟的窝,观鸟团所有人走出来并且找到那个位置,在啄木鸟的窝旁边守候拍摄。我们等待很辛苦,我想蹲下来等,鸟来了又被树枝挡住了,只好站起来等。等待鸟再次喂食,我根据鸟的位置来调整我拍摄的位置,尽可能避免杂枝的干扰,同时也留意大多数鸟友拍摄的位置。拍摄了一个半小时,我换了四个不同的位置拍摄,得到不同风格的照片。到了六点半,我们前往下一个鸟点。没想到路上却看到几只斑鸠站在电线上。


  我们经过了一个村庄,看到电线上有一只黄喉蜂虎就下车拍摄。我还看到许多燕子和麻雀飞到电线上,还有几只灰斑鸠。领队说这边有一只黑顶麻雀,说只有这个位置才有,所以其它鸟友专心等候拍摄那只黑顶麻雀。我不太理解鸟友为什么对一只麻雀这么感兴趣,因为我上一次在库尔勒见过它,连续两天都看到了,但不是特别多。我不喜欢领队过分夸大某种鸟的价值,也许只是少见一些,就被他说得是独一无二了。

  我拍到了黑顶麻雀之后就在村庄旁边走走,当时看到一只啄木鸟飞上电线,空中偶尔还有鹭鸟飞过,枯树枝上还有几只鸽子。有时还有白鹡鸰飞到屋顶上,还有戴胜和麻雀飞到电线上。另一位鸟友拍够黑顶麻雀后就跟我一起在村庄周边找鸟,沿着马路边走,看到电线上有两只黄喉蜂虎。开始我觉得蜂虎很小,后来发现它比燕子大一些。我们拍摄黄喉蜂虎,直到它们飞走,我们就回村庄。另外有一位鸟友过来,却只能拍到常见的麻雀和斑鸠了。一个半小时后离开村庄,中途似乎看到什么鸟就停了一下。我看到了黄昏的美景。

  晚饭后,观鸟团到胡杨林夜观猫头鹰,我由于太累,且对这些鸟不感兴趣,就没有过去,在宾馆休息。这一天的收获也不错,看到了啄木鸟和蜂虎。

 寻找硬尾鸭

  5月29日早上先到前一天拍摄白翅啄木鸟的胡杨林,在窝旁边等候,很快就看到啄木鸟飞到窝旁边,但也很快飞走。我则在另一棵树上发现它(她)。之后它(她)又频繁地喂食几次。有摄影者为了拍摄效果,将窝旁边的部分杂枝清理掉,我担心这样会导致啄木鸟弃巢。他们认为大家都拍到了,而且这边位置隐蔽,不会有太大影响。如果我们都没有拍到,那么他们也不敢这么做。刚开始感觉没有太大影响,但几次喂食后,几乎半个小时都没有过来了。远处树枝上有一只戴胜,旁边还有一只燕子。有几位鸟友到胡杨林其它位置找鸟,他们发现赛氏篱莺和新疆歌鸲。我因为啄木鸟很长时间没过来,也想到其它位置找鸟,可又担心在胡杨林迷路。当时打算拍到啄木鸟再来一次喂食就离开,结果只听到树林远处的叫声,很久没过来,只好在原计划一个小时前离开,往下一个鸟点出发。这次几乎是本次观鸟唯一一次能接受的定点拍摄了。


  到了中午十二点左右,中途修了一下路,我们下车寻找黑尾地鸦,外面比较热,基本上没看到鸟,只见马路对面有两只老鹰飞过。十分钟后就通车了。半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一个牧场找鸟。先是看到一群蓑羽鹤飞过,还看到一些小鸟。绕过铁丝网,进入牧场。在一块草地,鸟友发现蓝喉歌鸲,还有罕见的靴篱莺,我去看,没看到蓝喉歌鸲,只看到靴篱莺飞到木桩上,有些遗憾。之后我们沿着干沟进入林区,去找长耳鸮。路上看到一只戴胜飞过,远处草地上似乎有一只凤头麦鸡飞起来。

  到了林区,看到许多柳莺在嬉戏,还有灰鹡鸰飞到树枝上。找到长耳鸮的巢,上面有4只幼鸟。部分鸟友穿越小沼泽到草地上找鸟,我觉得太泥泞太危险就没有过去,在林区周边找鸟。在牧场上,那只凤头麦鸡又飞起来了,叫了几声,感觉叫声很魔性。一只猫头鹰飞到顶上的树上,之后又飞到林区边缘的树上。后来领队告知草地上可以看到一只长耳鸮是纯天然无遮挡的,我就过去了。当时我也看到了。我走在草地上,有一只黄鹡鸰飞到木桩上,还有一只罕见的伯劳停在树枝上。部分鸟友看到了林鹨,可我没发现。由于时间不多了,我们往回走。我看到几只乌鸦停在树枝上,还有几只追着老鹰。走在土路上,看到一只云雀之类的鸟飞到草地上,电线上还有猛禽。快到时,我们又要翻越栅栏。我们准备离开时,遇到了另一个观鸟团。

  吃完午饭后,中途加油时顺便在附近拍鸟。一只穗䳭飞到草地上,很快飞到远处。一只戴胜飞到草地上,还没来得及找到它就飞走了。一部分鸟友走到远处土堆旁边,只看到家麻雀。上车后,继续往福海走。一个小时后,我们看到了一个很大的湖,我们观鸟的下来看。不过我们基本上没看到什么鸟,可能是芦苇太远,鸟也很远,十分钟后就上车,往当天最后一个鸟点走。据当地鸟导说,福海那边有好几只白头硬尾鸭,我们都想看。晚餐点餐时,我们在车上又看到什么鸟了。


  下午五点左右,我们观鸟团往白头硬尾鸭鸟点走。中途经常停车,看到湿地上有许多赤嘴潜鸭和燕鸥。其中一块湿地,领队发现了白头硬尾鸭,就是太远,我没找到。听说前面有玉带海雕,我们找到后集体下车去拍。旁边有另一辆车也伸出相机镜头来拍玉带海雕。我在周边拍摄其它鸟,看到鸥鸟、燕鸥、鹬鸟之类的。后来有一只鹬鸟在水面上飞起来,拍了一张照片后领队说是蛎鹬,我核查后发现真的是它。开始我以为蛎鹬只有海边才有,没想到这次在内陆看到了,真是大惊喜。

  由于其它摄影者拍玉带海雕太久了,拍了将近半个小时,且鸟一动不动地,我又怕太晚拍不到白头硬尾鸭,有点着急。很快,我们观鸟团所有人上车,去找白头硬尾鸭。中间如果没有看到好鸟就不要下车了。很快,领队发现了一只很近的白头硬尾鸭,我们集体下车,并且自由活动。

  我看到那只白头硬尾鸭确实很近,偶尔翘一下尾巴,很快就游到芦苇丛中。我跟着几位鸟友往过来时的反方向走,看到有鸟就停下。我看到一只大苇莺在树枝上,鸟友发现旁边的芦苇丛中还有一只稻田苇莺。湖中有一只白头硬尾鸭浮起来,走了一段还发现一只琵嘴鸭。路上经常可以看到鹬鸻类在路边行走,还有几只黄鹡鸰,湖面上不时有燕鸥飞过。还看到一只河狸在水边梳理,很快就跑了。走了一段后,鸟友让我们往回走。我还看到几只燕鸥和鹬鸟落在湿地上。在一个位置,一位鸟友拍摄凤头麦鸡,我也过去。只见那只凤头麦鸡围着我们飞,之后落在荒漠地上。快到下车点时,看到了一只白头硬尾鸭雌鸟,它(她)一直游泳,不下潜。

  上车了,车将我们送到疣鼻天鹅的位置,我们下车去拍,那只天鹅在湖面上游泳,之后飞到马路对面的湿地中,那边还有翘鼻麻鸭和几只潜鸭。由于福海拍鸟太爽,相机几乎没电,之后使用备用电池。很快集体上车,准备吃晚饭。在路上,领队提到之前的观鸟团发现一只“红脚鹬”,他们不想拍,其中一个鸟友请求拍几张后,核查发现是流苏鹬,他们觉得很可惜。福海这边也有流苏鹬,希望下一天找到

  中间在一个小水塘,我们下车拍赤嘴潜鸭,以后再遇到它就不会专门停车。我还发现几只燕子停在电线上,一只矶鹬叫了几声就飞到木桩上。晚饭时,背后小水塘有许多鸟,我由于相机没电及审美疲劳,就没有拍。这一天真过瘾,又收获很多新种,还补回两天前的遗憾。当时曾经相信过,白鸟湖没看到白头硬尾鸭,可以在其它地方看到它,这个猜想果然成真了。


  30号很早起来,就直接到玉带海雕鸟点拍摄。我个人对猛禽不感兴趣,就在周围走走。我先上沙丘,总是看到荒漠植被的生境就想找地鸦,结果什么都没有,只看到沙地的鸟脚印。空中不时有大雁和鸬鹚飞过。下来沙丘,在湿地边走走,看到一只大苇莺在芦苇丛中鸣叫,远处湿地还有鹭鸟。这边蚊子十分烦人。之后大部分鸟友上车,送到白头硬尾鸭鸟点。

  在这边,先看到一只白头硬尾鸭游过,那边光线不太好。我先在周边走走,看到几只黑颈䴙䴘和黑水鸡,还有大苇莺和文须雀飞到芦苇丛中。一只大杜鹃飞过来,停在水中树枝上,很显眼,我蹲下来拍。那只杜鹃不太怕人,一直站在那里,直到我站起来,它才飞走。回到白头硬尾鸭的湖泊,上面有4只。跟着几位资深鸟友走,相信跟着他们肯定有好收获。我们看到两只蛎鹬上马路,然后看到几只燕鸥飞到马路上。芦苇丛中还有几只文须雀。后来由于文须雀和蛎鹬看多了,就不感兴趣了。路上不时有红脚鹬和凤头麦鸡上马路。似乎还看到小苇鳽飞到芦苇丛中,可惜没拍到。湖面上空不时有燕鸥和赤麻鸭飞过,领队经常发现黑浮鸥,我们抓紧拍,可惜我没有拍好。两只鹀飞到马路对面的芦苇上,很显眼,领队说是圃鹀,我们赶紧拍,后来他核对后发现那不是圃鹀,而是芦鹀,对于我来说还是新种。

  走回到玉带海雕鸟点,还有一个小时,就在这边拍摄。我在周围拍摄燕鸥。领队说远处芦苇上方有白头鹞,我似乎也看到了。不过我还是想多拍黑浮鸥,因为前面拍得不太好。过了一段时间,那只玉带海雕飞起来,绕了一圈又停下来。由于到了时间,我们回宾馆吃午饭,从湿地到宾馆要半个小时的车程。下午还要在湖边拍摄,我由于这几天太累,且担心审美疲劳,就没有去,在宾馆休息。

 初遇佛法僧

  5月31日早上到福海的农田寻找黄喉蜂虎,鸟友看到了蜂虎我们就下车,当时才七点。一部分摄影者下到田地里面去拍,我没下去,在马路上面走走。我看到田地上方有好多只,数了一下,有8只。还看到一只戴胜飞到荒漠地,一只大杜鹃飞到电线上。荒漠地上还有一只兔子。沿着马路走到分岔路,我看到一只小鸟飞到树上,地面上还有几只麻雀,还有鸽子在电线上。

  沿着马路的另一个方向走,也许会有好收获。我看到电线上有两只蜂虎,比较近。田地上方也有几只。还看到一只小鸟飞到电线上,目测是某种鹀。走了一段后往回走,灌丛中传来悦耳的叫声,上面有一只蓝喉歌鸲。感觉这边的收获还不错。回到岔路,鸟友在拍摄一只斑鹟,那只斑鹟不太怕人,一直站在树枝上让我们拍。鸟友看到了树上有隼,可我没发现。空中不时有鸥鸟和鹭鸟飞过。往里走,只能看到一些常见的麻雀和鹡鸰。再沿着马路走,仍然可以看到那两只蜂虎。一只隼飞过来,停在路灯上。由于时间差不多,我回到岔路,准备出发。

  在路上,我们走在湖边,随时可以看到旁边的鸟。一群鹬鸟飞起来。当我们看到特别的鸟就停车拍照。两只灰雁带着小雁,湖中有两只大天鹅,两只翘鼻麻鸭带着19只小鸭子。还能看到两只疣鼻天鹅在小水塘中游泳。在一个位置,鸟友下车拍摄几只黑颈䴙䴘,我在周围看到了几只水鸟。我们仍然想找角䴙䴘,就是没找到。听说这边还会有鹈鹕。一路上都有标语,让开车的减速避让鸟类。很快就离开湖区,仍然看到了一些大白鹭。

  车开进一个土路,颠簸不已。路上看到乌鸦和伯劳。一位鸟友多次询问那几只鸟。中间还看到野兔。走到一个位置让大家下车,我们走上土丘寻找波斑鸨。不过可能由于鸟导不熟悉这种鸟的情况,或者这种条件下该鸟出现的可能性较低,没多久就离开了。


  中午吃完饭后,路上经常维修,经常拦路,之后在一个入口,车开进去,这里是克兰河,观鸟团下来寻找佛法僧和白冠攀雀。我们跟着资深鸟友走,很快就找到了白冠攀雀的巢,就在旁边等候。风经常卷起地面上的沙土,也经常将树上的巢吹得晃来晃去。由于等了很久也没有看到白冠攀雀,我跟着资深鸟友进入林区,先是看到一只苍头燕雀在树枝上叫。快到路边,鸟友看到一只佛法僧飞到电线上,但我看不到。之后那只佛法僧飞到树枝上,我刚好看到它飞到干枝上,很快飞走了。路边水塘偶尔惊飞鸭子。似乎又有两只佛法僧飞过来,可惜没有停在电线上,就直接飞走了。回到林区,在一棵树上,有一只长耳鸮在休息,旁边还有小宝宝。

  由于几位鸟友专心拍摄长耳鸮,我没有太多兴趣,就在附近看看其它鸟。我在一棵树下发现一只啄木鸟,它(他)在树干上觅食,持续了一段时间,就飞到高处树上,然后再啄了几下就飞走了。当时感觉那只啄木鸟挺漂亮的。

  有鸟友发现白冠攀雀,告诉我们在某一个位置,我随便拍了一下,但没看到,只看到旁边的柳莺。但后面检查照片时确实发现了白冠攀雀。我们几个鸟友到白冠攀雀的巢旁边等待,我用相机对准它的巢,等了很久也没看到鸟。之后我们几位鸟友继续找鸟,他们发现一棵树上有另一种啄木鸟,我在那棵树旁边等待,等了很久也没有看到。当时还看到了一只大山雀飞到树洞喂食。我觉得有点不耐烦,这边拍摄两个小时就够了,可有一些鸟友非要拍四个小时。我在河边走,看到空中有鸭子飞过,还有鸽子之类的飞到树上。有些鸟友到林区拍摄新疆歌鸲,我觉得太累就没去。快离开时,几位鸟友发现一只啄木鸟在树枝上,我也看到了。之后我们走到桥另一边,只看到几只乌鸦。回来以后,我看到一只槲鸫在树枝上。由于快七点了,很快我们就离开了。有一位鸟友独自拍啄木鸟时顺便拍到了佛法僧,很清晰。

  这一天的收获也还可以,看到了两种啄木鸟,同时还有几个新鸟种。在福海时还看到了蓝喉歌鸲和斑鹟,以及路上看到两种天鹅,也比较满足。可惜佛法僧的拍摄效果不佳,只看到一次,希望之后有机会拍好佛法僧。

 啄木鸟之旅

  6月1日早上,部分鸟友在宾馆后院拍鸟,他们拍到了欧亚红尾鸲后通知大家。我们过去拍,也看到洞了,等了二十多分钟,时间不够了,等到一些其它的常见鸟,有点失望地离开了。

  十点半左右,前往布尔津的路上,遇到一块湿地。屋顶上有一只乌鸦,很快就飞走了。我们观鸟团下车,寻找几种鹞。我们几位鸟友在湿地看看,看到大白鹭以及几种常见的鹬鸟。到湿地周边走走,似乎看到了一只白腰杓鹬,可惜没拍到。还看到一只较大的鹬鸟,当时以为是彩鹮,后来看清发现是黑尾塍鹬。一只黄鹡鸰飞到枝干上,很快飞到土丘上,我到上面找也没找到。

  过到马路对面,过马路时应当十分小心,因为车较少,所以车速很快。马路对面也有湿地,不过鸟种差不多,没看到什么特别的。往林区方向走,看到一只小鸟飞到水沟旁边,还没来得及找到它就飞走了。当时还追着一只黄鹡鸰拍照。正准备回到马路另一边时,领队发现什么好鸟,让我们过去,我们都过去看。只见芦苇丛中有一只鸲蝗莺,只是遮挡严重。几位鸟友在拍摄一只蓝喉歌鸲,可我刚刚找到目标就飞走了。我们上车,继续往布尔津走,路上看到了许多大雁。


  吃完午饭后,我们前往当天的住处。当天住在鸟点内的农家乐,以便于当天下午和后一天早上的拍摄,可能环境会差一点。到了鸟点后,我们观鸟团先休息,当时也比较热,等下午凉快一点再出来拍鸟。到了下午,我休息好了以后,想要出来拍鸟,发现我们观鸟团的其它鸟友几乎都出去拍摄了。

  农家乐老板还算是比较热情,大概指引了一下哪边鸟比较多。我根据自己的直觉找拍鸟的位置,当遇到两位资深鸟友后就在原地等候。这时候几乎很难等鸟,等了半个多小时也只看到一两只常见的山雀,还有一只隼飞到枯枝上。一只啄木鸟飞到高处树枝上,啄了一下,随后飞到另一侧的树干上啄木,很快飞走了。一位资深鸟友当天下午拍到了黄鹂,只是遮挡严重,我也想拍黄鹂,就跟着他走。路上似乎看到一只啄木鸟就跟了过去。到了一个水坑附近,一只槲鸫在草地上行走。之后有一只田鸫飞到树上巢边喂食,然后飞到地下。由于巢附近过于干净,我觉得不太自然,就在周边看看。由于这边几乎看不到鸟,我们又分散了。

  我跟着一位鸟友,在林区寻找黄鹂。先看到枯树上有类似啄木鸟的洞,但没有看到任何鸟。一位摄影者想拍佛法僧,就在一棵树下放叫声,但领队说佛法僧一般在马路边,不会进入林区这么深。往树林里走,疑似听到黄鹂的叫声。之后拍到另一种啄木鸟以及一些常见的鸟,比如乌鸫、紫翅椋鸟之类的。由于等待不耐烦,基本上没什么收获,我打算回农家乐。在路上,领队告诉我们黑啄木鸟出现了,多数鸟友都赶过去拍摄。我犹豫了一下,可能担心过去了鸟就飞走了,或者光线太暗导致拍摄效果不佳,就不想去。但又担心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就很难拍到黑啄木鸟,所以最终决定过去跟鸟友一起拍摄。我们都拍到了黑啄木鸟,它(他)在树干上啄,之后飞到另一棵树上,然后又飞到高处树上,一下子又飞到枯树干上。其它鸟偶尔飞出来,打扰一下它(他)。由于我拍得太多,就先回去了。

  这一天收获也还可以,一次性看到了三种啄木鸟,同时也看到了田鸫。不过没看到黄鹂,有点遗憾,只希望后面一天可以拍到。


  6月2日早上在树林里,跟着领队去找黄鹂。我们跨过两条小水沟,爬上好几座小山坡,来到了黄鹂出现的林区。背后小河有一只秋沙鸭,河对岸还有一只乌鸦。有鸟友发现树上有黄鹂,比较远,我就没发现。我们一直在树旁边等待,同时发现了高处有黄鹂的巢。听说领队发现树上有鸟,我就拍了,不过那不是黄鹂。后来黄鹂有几次来到巢边喂食都给我拍到了,不过效果不佳。另外几位鸟友在另一个位置拍摄,我们发现一只黄鹂站在光枝上,我还没有准备好,它(他)就飞走了。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种条件下拍到它,因此我走到树林背后。先看到两只啄木鸟飞到高处树上,没拍到。之后有一只黄鹂飞到光枝上,总算给我拍到了,不过距离还是有点远。后来又有一只飞到树上就消失了。我们拍够了就往回走,我才发现小水沟的水不干净。

  到了中午,在前往喀纳斯的途中遇到了一个小湿地,我们下来寻找小滨鹬。我先看到一只黄鹡鸰站在电线上,一只金眶鸻飞到荒漠地上。空中不时有常见的鹬鸟飞起来,水中还有一只赤麻鸭,偶尔叫了几声。个别摄影者为了找鸟就过到河对岸。由于很快就下雨了,我们赶紧上车,继续往喀纳斯前进。这边几乎没有什么收获。


  吃完午饭后,下午三点左右,我们来到冲乎尔乡寻找几种鹀,摄影者到近处拍,观鸟的到远处的山脚下寻找鸟。我们沿着田地,千辛万苦之下走到山脚,并且越过干沟。我们沿着山脚草地找灰眉岩鹀,走到尽头也没有找到。往回走,走到一个位置,资深鸟友听到了叫声,仔细找还是找到了,那只灰眉岩鹀站在岩石上,不太怕人。周边也发现一些较为常见的小鸟,鸟友还发现岩石上有一只土拨鼠。部分鸟友上山,我们三位鸟友因为山太陡,且天气有点热,就没有上山,在下面看鸟。上山的那部分鸟友确实收获不小。

  另一边的鸟友通知我们回到路边树林拍鸟,因此我们三位没有上山的鸟友走出田野,这次更加顺畅。我们在林荫道都拍到好几种鸟,包括我们目标中的另一种鹀,以及一些普通的雀鸟。走到几位摄影者的位置,等了一下没看到什么鸟就回林荫道。我看到一只啄木鸟飞到树上,想找,没找到。后来跟着另一部分鸟友一起拍到了那只啄木鸟。我想走到水边,可找不到路。我在路上走走,也只看到几只雀鸟。拍够之后,我们观鸟团准备回布尔津。在车上,我们几个小队各自汇报了一下自己的收获。

  回到布尔津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我们观鸟团进入上午的林区门口拍摄黑啄木鸟,司机发现了它(他),我们就跟着拍摄。那只黑啄木鸟在树干上啄,又飞到另外的树干,然后下地。我似乎发现高处树上的小鸟,但没拍到。我想拍佛法僧,就走到路边等待。由于等了很久都没有看到什么鸟,只好跟着鸟友离开。

 最崩溃的一天

  6月3日一早,我们观鸟团往130团赶路。七点十五分左右,我们观鸟团来到了黄爪隼繁殖地。刚下来时就看到就看到了一只黄爪隼飞到岩石上,之后飞到山上岩石上。一位鸟友不听劝阻往前靠近鸟导致站在山上岩石上的黄爪隼飞走,其它鸟友对此进行了一些指责。外面风很大,我基本上待在车上,偶尔下来拍一两只鸟,其它鸟友往远处走了。有些鸟友上山后收获一种鹀,有一位鸟友躲在山崖避风处拍到好几只黄爪隼和红嘴山鸦。一个小时后准备离开,路上鸟友看到红嘴山鸦和大𫛭。

  十点半左右,我们在乌尔禾服务区休息,顺便看一下鸟。在服务区附近的一块荒漠地有几只小鸟走来走去,不太怕人。最初看到一只飞到栅栏上很快就飞走了。地面上还有一只蜥蜴。鸟友都确认那些小鸟是漠䳭的幼鸟,最开始那只很快飞走的是漠䳭成鸟。


  下午一点半左右,我们观鸟团来到了130团,路上看到好几只小鸟站在电线上。几位摄影者买票进入胡杨公园拍摄黄喉蜂虎,剩下的鸟友到附近找欧石鸻。到了欧石鸻的鸟点,领队提醒我们这鸟不稳定。刚下车,顿时感到这边十分炎热。鸟友发现远处树枝上有一只佛法僧,等我反应过来后就飞走了。

  我们每位鸟友都沿着一条道走,不重叠,往纵向走,不走横向。就这样一直走,基本上没看到什么鸟,只见一只伯劳飞到树枝上,一只戴胜飞过。走了二十分钟,大家都走到了尽头,几乎都一无所获,中途看到一只鸟很快飞走,可能是欧石鸻。这边有一个大湖,没见到水鸟,只见上面有许多崖沙燕飞来飞去。原路返回,也基本上没有收获,然后再走一次。我就只看到一只白鹡鸰,还有一只斑鸠飞到树上就飞走了。由于这边十分炎热,哪怕是树荫底下也不例外,汗水都将衣服打湿了,再加上鸟况差,简直要疯掉了。第二次走到尽头,领队发现远处有佛法僧飞过,之后停在铁架上。然后我们沿着荒漠林场走出去,中途看到好几只鸟停在远处铁架上,里面有佛法僧、蜂虎、紫翅椋鸟等,很快就飞走一只佛法僧。回到土路,其它鸟友都不见了,我在周围走走,希望有收获。几只燕子偶尔飞下田地。沿着土路走,想走到湖边看水鸟,结果被几只狗追着,就不敢往下走。似乎看到戴胜飞到树上,我沿着田地边缘走,也没找到。由于这边没有收获,我跟司机回到公园门口看看。

  刚到公园门口就看到一只戴胜飞到树上,想找也找不到。我在门口周边走,看到电线上有几只小鸟,屋檐上有燕子窝,一只燕子飞上去孵卵,嘴巴张开,估计是这边太炎热。还有两只燕子飞到一间废旧房间的风扇架上筑巢。一只家麻雀在顶棚边缘筑巢,还有几只树麻雀飞到草地上。几只燕子偶尔飞下草地。看看湖边,小岛上有几只黑翅长脚鹬和翘鼻麻鸭,芦苇丛中也有黑翅长脚鹬。一只黄喉蜂虎飞到湖边树枝上,还有一只燕鸥从湖面上飞过并下去捕鱼。由于太炎热,我躲在顶棚下,没想到依然很热,有一种吐鲁番的阴影。

  司机听说另一部分鸟友在另一个入口,就带着我去接他们,并在路边找蜂虎和佛法僧。我们看到一只啄木鸟在电线杆上,很快飞走了。当我们看到有蜂虎站在电线上就下来拍。我仍然想拍佛法僧,可惜我们发现它后刚停车,佛法僧就飞走了,很无奈。后来,我们看到一只佛法僧飞到电线上,司机很小心地开过去,它停在上面没有飞走,我们开后窗拍了好几张它才飞走。这下总算是千辛万苦之下将佛法僧拍好了,之前拍到它时距离都太远。之后鸟友在一个位置下车观鸟,我和两位摄影者到湖边拍蜂虎。这边依然很炎热,我只好躲在屋子遮阴处,看到鸟就拍。先是看到几只蜂虎在空中盘旋,之后有几只飞到电线上。空中偶尔有鸥鸟飞过,湖面上还有翘鼻麻鸭飞过。电线上还有大杜鹃、斑鸠和紫翅椋鸟。由于这边拍摄太久也没拍到我想要的鸟,感觉很不耐烦,想要离开又不敢擅自行动。这就是我跟拍鸟团最大的痛苦,再加上汗水将衣服打湿且没有好收获,我以后都不敢独自跟着拍鸟团了。同时我也担心长时间定点拍摄我不感兴趣的鸟会破坏之后找地鸦的心情。

  我们上车,到多数鸟友观鸟的位置停下来。他们发现褐耳鹰,而我几乎看不到,且那边树枝太杂。我发现高处树枝上有啄木鸟,顿时引起我的兴趣。由于太晚了,我想快点回宾馆,但又要等几位摄影者,只好在周边走走。领队发现有新疆歌鸲,我听到叫声,发现一只小鸟飞到树枝上,可惜我没准备好器材,等我准备好了鸟早就飞了。我们几位鸟友跟着领队等待新疆歌鸲,换了几次方位都没有拍到,只拍到一些常见鸟,只好失望地离开了。临走前看到一只戴胜飞到电线上。

  当天感觉收获不佳,没看到特别的鸟种。车上拍好佛法僧,以及后面看到的啄木鸟还好一些。想找欧石鸻没找到,而且错过了拍摄新疆歌鸲的最佳时机,还错过了一些鸟种,有点遗憾。再加上这天很炎热。希望之后可以补回这天的损失。

 追寻蓝颊蜂虎

  6月4日上午,我们观鸟团前往伊犁,寻找那边特有的蓝颊蜂虎。临走前,我们看到一只黄鹂在树枝上唱歌,几位鸟友都拍了,只可惜树枝太杂。其中三位摄影者决定留在130团专心拍黄喉蜂虎,最后一天与其它鸟友在乌鲁木齐汇合。

  我们经过了八个多小时的车程,路上经过一段山路,感觉十分险峻。路过赛里木湖,湖中有几只大天鹅,还有许多赤麻鸭,湖边草地有成群的鸥鸟,围栏上还有几只椋鸟。只可惜路上不敢停车,不能下车拍照。进入伊犁的农村,房屋外墙几乎都刷成紫色。我们观鸟团先来到图开沙漠景区,几位鸟友买票进入景区,剩下的就在外面寻找蜂虎。我们转了一个小时,只看到地上的灰斑鸠、麻雀和白鹡鸰就没有其它的了,而进入景区的其中几位鸟友拍到了石鸡。

  一位资深鸟友查到其它观鸟者发现蓝颊蜂虎的定位,距离景区将近二十公里,开车要半个多小时,所以我们等人齐了就过去那边。路上,有鸟友发现佛法僧,车开进一个葡萄沟,我们下车拍摄佛法僧。这边的佛法僧与之前看到的不同,前面看到的十分怕人,一见人就飞走,而伊犁这边的几乎不怎么怕人,任由我们拍个够。鸟友走进葡萄沟,我在周边看看,只看到几只家八哥从空中飞过,还有几只麻雀飞上葡萄架。等鸟友拍够了就出来,继续赶往蓝颊蜂虎的位置。

  快到蓝颊蜂虎的位置,公路周围几乎都是荒漠地,感觉十分偏僻。一路上都可以见到佛法僧在电线上。当司机看到疑似蓝颊蜂虎的鸟就让我们下车找。我们沿着公路往前走,先是在荒漠地发现百灵,路上看到一些燕子和乌鸦之类的在电线上。我们观鸟团遇到另一位鸟导,他们也在找蓝颊蜂虎。由于我们走到天黑也没找到,司机让我们都上车并接几位走得很远的鸟友,待人齐了,我们按鸟导提供的定位找到了那位鸟导。他们已经拍到了蓝颊蜂虎,并给我们看照片。我在小屋子周围发现几只崖沙燕。由于很快天黑了,我们观鸟团决定下一天早上过来找。对于我来说,蓝颊蜂虎不是我在新疆的目标鸟种,不过由于路上翻山越岭,花费八个小时赶来这边,不看又太浪费了,所以还是希望尽可能拍到。


  6月5日早上,我们观鸟团再次过来荒漠地寻找蓝颊蜂虎。路上仍然有许多佛法僧站在电线上。当我们观鸟团发现蓝颊蜂虎时,大家开车窗拍摄,那只蓝颊蜂虎不太怕人,但当车门打开时,它就飞走了。

  我们集体下车,发现电线不同位置有两只蓝颊蜂虎,我们分头拍摄。我与几位鸟友登上荒漠沙丘,拍摄蓝颊蜂虎,尽可能找到合适的位置拍摄,直到它飞走,我们走到公路上找其它鸟。一部分鸟友走进树林,我先跟着他们看一下,觉得没什么收获,且地貌复杂,就独自沿着公路走。我开始打算走到前一天的小屋子就往回走,如果九点二十分还没有到也往回走。一路上都可以看到佛法僧,我就想拍个够,或许这是本次行程最后一天可以拍到佛法僧了,以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了。那几只佛法僧不怎么怕人,不过我往前,它就飞到更前的电线上。还看到一只喜鹊飞到荒漠地里,这也是本次行程唯一拍到喜鹊的一天。走到前一天的小屋子,原路返回,这边有几只家八哥、白鹡鸰、灰斑鸠之类的鸟在荒漠地上行走,还有几只百灵从荒漠地里面飞出来。往回走到车上,几乎看不到什么鸟。

  上车后,我们等待拍摄蓝颊蜂虎上树枝,由于它们不再来了,我们等几位鸟友上车。部分鸟友还想下去拍,我也跟着下去了,只看到一些崖沙燕飞到电线上。旁边有一个深沟,好像是一个湖泊,但没有特别的鸟种。等所有鸟友都上车,我们准备出发。路上遇到一只槲鸫。

  这一天我们观鸟团如愿以偿地拍到了蓝颊蜂虎,期待后面两天可以顺利拍到白尾地鸦。看了一下照片,车上拍摄的蓝颊蜂虎效果好,下车后拍了这么多,效果都一般般。我们一直往沙漠公路赶路,晚上住在途中的一个小镇。原计划要到巴音布鲁克拍摄大天鹅,不过之前在福海拍到了,这边行程就取消了。

 寻找白尾地鸦

  6月6日上午,观鸟团继续往库尔勒赶路。在路上,由于国道217刚修好,但还不能到达我们的目的地,只好改国道218。由于我对这边的路没把握,因此有点担心到了目的地太晚导致看不到目标鸟种。

  刚上来,窗外溪边绿树成荫,渐渐往上走,基本上只能看到山坡草地了。途中将再一次翻山越岭,再一次穿过天山,有时有积雪覆盖。路上还有一些类似挡风的板,可能是用来挡住雪的。上到一定高度时,鸟友看到一只狐狸,我们都下车。多数鸟友下坡并过到马路对面去拍,那只狐狸很快就跑下山坡了。我还发现一只乌鸦停在围栏上。往下看,仍然看到那只狐狸往下跑,很快就躲进灌丛中了。我们上车继续往前走,到一个山坡下来休息,只见一只原鸽飞到地上。我想拍红嘴山鸦,就一直等,直到半个小时后上车也没看到一只鸟。过了半个小时休息时,有鸟友发现什么鸟,我们都过去拍,只见一只沙䳭在草地上叫,背后还有一只土拨鼠之类的,之后跑了一下。后面电线上,几只粉红椋鸟飞上去。再过了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又下车休息,我们观鸟团到周边找鸟。我先跟着几位鸟友过到马路对面,不过没看到任何鸟,就拍了一下草地上的小野花。后来有一位鸟友在马路对面发现了鸟,我们赶紧过去到雪地边缘,只见一只角百灵在行走。我希望拍到红嘴山鸦以补回三天前的损失,仍然没看到。坐在车上,留意路边,希望有机会拍到红嘴山鸦。中途是看到了,可不能停车。

  中午吃饭时,我准备好相机。由于这边还在天山的山区,相信这边会有红嘴山鸦,因此我在午饭空余时间拍鸟。本次观鸟旅行前段时间的午饭时间,我都没有带相机出来,主要由于当时走得太累且太热,同时拍的鸟也够多了。而这天基本在路上,基本上没看到几只鸟。在外面,偶尔有几只红嘴山鸦飞到山上,还有几只在对面山边盘旋。这次总算是拍到了,只是都在空中飞,没有停下来的。


  午饭后继续赶路,走了一个多小时后出来山区,路边基本上都是荒漠,即将寻找白尾地鸦。我十分期待能够拍到它,回想起这个观鸟团两年前寻找白尾地鸦的文章,提到他们下午三点在沙漠公路等候,八点才看到,且司机对此鸟十分了解,一下子就送到了白尾地鸦出现几率最高的位置。因此我十分信任司机,相信肯定能拍到,并期待这次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生什么。没想到车开了两个多小时还没到沙漠公路,我担心这次到了鸟点因为天黑就看不到,或者拍摄效果很差,这次旅程最主要的目标就完不成了。

  下午六点左右,我们到铁门关服务区休息,周边有一些乌鸦之类的鸟。据说这边离鸟点很近了,我非常期待。

  车开进沙漠公路,司机让我们留意两旁,坐在左侧座位的看左边,坐在右侧座位的看右边,看看有没有白尾地鸦。同时司机说白尾地鸦距离300米远,不易接近,比黑尾地鸦更怕人。我对白尾地鸦的生境不了解,不知道是看近处灌丛还是远处的,因此什么鸟都没看到。有鸟友发现一些鹡鸰之类的小鸟,就没有停车。司机提出一个主意,如果当天没拍到或者拍得不好,晚上住在这附近,并且后一天再来拍。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保证可以让我满足地收尾。

  车开了一个小时后,司机似乎看到了,就让我们下车。我们仔细寻找,发现那只是漠䳭。很快,我们观鸟团分成两组,在马路两边寻找。我跟着两位鸟友,在荒漠地寻找。我们只发现一两只漠䳭,还有一只鸽子之类的鸟飞进灌丛,找了一个小时也没看到什么鸟。后来司机通知,在下车点前方一公里处有一只白尾地鸦上电线。我们感觉有希望了,因此我们三位鸟友立马上马路往回赶。一直留意电线,找到几位鸟友在一个电线杆周围找,没找到。她们将照片给我们看,确实是我们要找的白尾地鸦。她们说那只白尾地鸦飞到电线附近的灌丛中,于是我们几位在周边寻找,只看到电线上有几只漠䳭,感到有点沮丧,只好上车。

  待所有鸟友都上车后,司机将我们送到看到白尾地鸦的位置。我看到远处电线上真的有一只较大的鸟,目测是白尾地鸦,因此赶紧拍几张。大家都下车拍摄。我们慢慢靠近,后来由于走得太近,鸟就飞走了。另一处电线上有两只白尾地鸦,我只拍到一只。之后两只白尾地鸦在沙漠地行走,走得很快,我差一点就拍到一只在沙地走的,可惜又被人挡了。然后听说白尾地鸦过马路了,我还在沙地里,赶不上。后来有一只在树墩附近觅食,由于天色暗了,也拍不出什么效果,只好前往附近的宾馆,并且下一天再来拍。


  6月7日早上很早起来,在宾馆周围看看鸟。我们发现几只巨嘴沙雀和麻雀飞上电线。吃完早餐后,再往白尾地鸦鸟点出发。途中看到两旁树上与电线上有鸟就停下来拍照。我们发现一只棕尾𫛭在树顶上,很久也没有飞走,之后飞到电线杆上。途中还经常可以看到乌鸦、雨燕等鸟。司机仍然让我们留意道路两旁的鸟,毕竟这一片都有可能有白尾地鸦出现。之后在车上几乎一个小时也看不到什么鸟,大家几乎都睡着了。

  到了白尾地鸦鸟点附近,我们下车,我跟着几位鸟友寻找。我们先看到一只漠䳭飞到土丘上,当初差一点被鸟友认成地鸦了。之后我们过马路,到厕所背后的荒漠地,似乎又发现什么鸟。正巧,一只白尾地鸦走过,我们沿着它的轨迹走。后来在一处草丛发现三只白尾地鸦在觅食,大家都拍得很过瘾。拍够之后,有鸟友想走近拍,它们全跑了。有鸟友想放叫声却被一位资深鸟友及时制止了,因为我们都看到了,这样做几乎没有底线。由于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大家准备离开。不过有两三位摄影者走进去拍,我也跟过去,几乎不想放弃任何一次机会。等了近十分钟,只见一只白尾地鸦飞上枯树顶上,很久才飞走,这下让我们几位都拍爽了。由于拍够了,我准备上车。本次观鸟的重要目标已经完成,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回想起前几天领队说过,上一年这个观鸟团在沙漠公路寻找,那次两种地鸦都看到了,不过不是在同一位置发现的。黑尾地鸦是在刚下车时就看到了的,而白尾地鸦需要深入荒漠地才看到。我们这次寻找比起该团队两年前的寻找,顺利多了。

  由于大家的目标都已经基本上完成了,我们一直往乌鲁木齐赶路,接下来两天基本上都在路上。下午五点左右,我们到了吐鲁番一个加油站休息,我们看到几只白鹡鸰在地上行走,几只麻雀和巨嘴沙雀飞到电线和树丛。还有一些人工饲养的鸵鸟和鸡。


  最后一天继续赶路,中午观鸟团顺利到达乌鲁木齐,然后下午在市内买一些纪念品后,与前几天在130团拍摄的三位摄影者汇合。我们即将等待下一天的飞机,即将返回全国各地。本次观鸟与拍鸟旅行正式结束了。


  本次观鸟与拍鸟旅行是跟着当地鸟会的,因为与几位资深鸟友一起寻找,得到了很多帮助,所以几乎所有目标鸟种都拍到了,包括小苇鳽、白头硬尾鸭、白尾地鸦、白翅啄木鸟等。原先决定,再辛苦都要拍到白尾地鸦,没想到这次寻找白尾地鸦时居然这么顺利。当然,我们的司机的贡献也很大,在上一团为我们找鸟很辛苦,使得这一次找鸟很顺利。当初在乌鲁木齐没看到白头硬尾鸭,反而后面在福海拍到了并且离得很近。我开始也相信过后面可以看到的。当初在蘑菇湖没看到黄喉蜂虎和蓝胸佛法僧,后来也看到多次了。这边大杜鹃和戴胜也容易见到。也一次性看到多种啄木鸟。同时还得到了一些意外的收获,比如在福海看到许多水鸟,包括疣鼻天鹅、翘鼻麻鸭等,还看到一般情况下很少见的蛎鹬。其中为了找两种特有鸟种,进行了两次翻山越岭。

  不过仍有极个别遗憾,比如没看到三趾啄木鸟和欧石鸻,也没看到领燕鸻之类的。同时在冲乎尔乡没有跟资深鸟友爬山,错过了圃鹀。以及没进去图开沙漠景区错过石鸡。有时候还是会因为长时间定点拍摄影响心情,以及有一天太炎热导致汗水将衣服打湿,影响我对拍鸟的感受。总之,这次的收获还算是很满意。如果以后还有机会来新疆观鸟,我希望将这次漏掉的几种补回来。


2019年7月

属·小地鸦


幕后故事:

1、(第一天)关于新疆天气,太阳直射时很热,但在遮阴处比较凉快。行程绝大多数都符合,但在130团时例外,不论是太阳底下还是在遮阴处都很炎热。
2、(第二天)与上一次来新疆相比,乌鲁木齐市区内,路上基本上没有安检了。
3、(第二天)在乘车时,进入某个城区或者小地方时,查车还是很普遍。不过不同地方标准不一样,并没有所有都需要所有人下车安检。本次只有一个地方存在全车人下车安检的情况。
4、(第三天)关于司机,第一天去南山时的司机只带我们一天,他不了解鸟。第二天开始到结束是由一位熟悉鸟况的司机带领我们。
5、(这一点在正文有提及)(第三天)关于蜱虫,我们在白鸟湖周围进入观鸟屋时,管理人员抓到3只,我当时发现自己的裤子上也有一只,后来及时抖掉。后面行程中更加小心蜱虫的问题。由于我穿凉鞋,感觉更加冒险,不过还好,我没有受到蜱虫的威胁。不过以后还是应该保护好自己,到野外尽可能不要穿凉鞋。
6、(第三天)关于新疆这边的就餐,特色的食物有抓饭和丸子汤,这两种在总行程中至少各吃了三次。
7、(第三天)在车上,有一位鸟友看到路上的照明灯也认为是鸟,我也有过类似情况,经常会将一些小设施误认为是鸟,而且相信拍鸟人都会有这类情况。
8、(第四天)有时候,我们的总领队会夸大某种鸟的价值,可能只不过是少见一些,就会被他说得是独一无二。被他夸大价值的鸟种有黑顶麻雀、长耳鸮、红背伯劳、欧亚红尾鸲、白尾地鸦。也存在某些鸟只是比较常见一些,就被他说得特别常见,比如槲鸫和赤嘴潜鸭,个人觉得只有棕尾伯劳达到了这种地步。
9、(第四天)对于我个人而言,每天有好收获时,当天晚上都会将一些重要鸟种的照片分享到社交软件。原则上分享时间不能超过十二点,不然分享意义不大。有时候观鸟时空余时间太长,收获鸟种较多,且当天晚上入住很晚,就在拍鸟空余时间提前整理当天要分享的照片和统计。
10、(第六天)由于新疆这边天黑比较晚,十点左右才天黑,所以有时候摄影者要拍到晚上十点才回宾馆。对于我们观鸟者来说,每天搞得这么晚,都很累,而且对于我们观鸟者来说意义不大,会影响我们的积极性。
11、(第七天)领队提过,以后的活动要将观鸟队和拍鸟队分开,因为这两队的需求不太一样,这样可以避免双方的不满。
12、(第九天)前往喀纳斯路上,由于限速,到达目的地时间会晚一些。如果超速了可能要罚款。部分鸟友不满,宣称如果限速导致我们拍不到鸟就罚他们。
13、(第十天)阿勒泰的行程结束后,由于在福海多了一天,后面行程赶路比较多。
14、(第十一天)刚到伊犁并且出来景区,领队由于有其它观鸟安排,就先离开了。这次他错过了蓝颊蜂虎,挺可惜。这次寻找白尾地鸦时他也不在,不过前两年他带的团,他都看到了,这次是否看到也无所谓了。
15、(第十三天)一位鸟友在中途上厕所时都拍鸟,几乎不放弃任何一次机会。
16、(第十四天)找到并拍到白尾地鸦且拍得满意了,这次在新疆的重要目标已完成。个人昵称最初是由于想要拍到这种鸟才设定的。由于个人昵称对个人的意义重大,完成目标不代表昵称失效。关于这个昵称的来源和含义,详见:www.birdnet.cn/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909208&pid=47659104&fromuid=50439
17、(第十五天)由于沟通问题,最后一天跟那位鸟友一起住在机场附近,没有办法让司机给我送到机场,关于饮食和交通让我多花了一些钱。


重要鸟种照片:

穗䳭:http://www.birdnet.cn/thread-3966945-1-1.html
灰白喉林莺:http://www.birdnet.cn/thread-3970173-1-1.html
小苇鳽:http://www.birdnet.cn/thread-3970178-1-1.html
蘑菇湖-戴胜:http://www.birdnet.cn/thread-3966962-1-1.html
白翅啄木鸟:http://www.birdnet.cn/thread-3970190-1-1.html
福海-白头硬尾鸭:http://www.birdnet.cn/thread-3966979-1-1.html
福海-黄鹡鸰:http://www.birdnet.cn/thread-3966975-1-1.html
福海-疣鼻天鹅:http://www.birdnet.cn/thread-3970198-1-1.html
赤嘴潜鸭:http://www.birdnet.cn/thread-3963819-1-1.html
乌伦古湖-大苇莺:http://www.birdnet.cn/thread-3963824-1-1.html
福海-大杜鹃:http://www.birdnet.cn/thread-3963810-1-1.html
乌伦古湖的蛎鹬:http://www.birdnet.cn/thread-3963815-1-1.html
蓝喉歌鸲:http://www.birdnet.cn/thread-3966952-1-1.html
白背啄木鸟:http://www.birdnet.cn/thread-3971436-1-1.html
黄喉蜂虎:http://www.birdnet.cn/thread-3966940-1-1.html
蓝胸佛法僧:http://www.birdnet.cn/thread-3971428-1-1.html
黑啄木鸟:http://www.birdnet.cn/thread-3966958-1-1.html
燕子:http://www.birdnet.cn/thread-3971420-1-1.html
蓝颊蜂虎:http://www.birdnet.cn/thread-3966967-1-1.html
伊犁-蓝胸佛法僧:http://www.birdnet.cn/thread-3963827-1-1.html
槲鸫:http://www.birdnet.cn/thread-3970181-1-1.html
路遇土拨鼠:http://www.birdnet.cn/thread-3970167-1-1.html
漠䳭:http://www.birdnet.cn/thread-3971425-1-1.html
白尾地鸦:http://www.birdnet.cn/thread-3971446-1-1.html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鸟网 www.birdnet.cn 版权所有 © 2005-2019 辽ICP备13000869号 E-mail: info@birdnet.cn

GMT+8, 2019-11-15 21:24 , Processed in 0.030157 second(s), Total 9, Slave 7 queries , MemCached On.

QQ|手机版|Archiver|鸟网 ( 辽ICP备13000869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