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鸟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鸟网

查看: 2648|回复: 13

[综合鸟图] 14放山

[复制链接]

我拍摄的鸟种数
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钻石会员  
发表于 2019-7-6 22:23 |显示全部楼层
北朱雀(雄)
8E8A8337.JPG
第十四集
深山剿匪
地点:老金道上
画外音:李冒富率领大队人马,前往老金沟。队伍浩浩荡荡,一路马蹄声响,震碎了寂静的大山。
张志刚和张志强,也骑在马上,跟着李冒富率领的部队前进。
张志刚和张志强,甚是兴奋,一路有说有笑。
张志强道:哥,瞧,这大山的树可真多呀,到处都是!
张志刚笑道:是呀,不然爹他们当初也不会迷山的。
闻听到身后杂沓的马蹄声响,老金道上赶路的张海山等人,急忙躲藏到林中去了。
张海山无意中听到了儿子的声音,将信将疑,扭头道:远征,俺好像听到了俺儿子的动静。
张海全扑哧一笑:海山,你是不是想你儿子了?这大老远的关东山,你儿子怎么能跑到这儿来?
张海山搔搔头皮,笑道:说的也是。
张远征笑道:抓紧时间赶路吧!过不多久,就能再见到他们了。数月不见,相信他们一定又会长高的。半大小子,就如同地里疯长的庄稼,一天一个样儿。
张海全笑问:海山,来年该领着你的两个儿子来放山了吧?
张海山笑道:回去俺就劝劝俺爹,争取明年带着他们俩来。
张海山等人与儿子擦肩而过。
临近老金沟,李冒富勒缰驻马,悄声吩咐二秃子道:二秃子,去,派几个可靠的弟兄带着那两个孩子,让他们尽量离咱们远一些,严格封锁消息。并且一定要好好善待那两个孩子,让他俩见到咱俩比亲人还要亲!
二秃子不解地问:大少爷,仇家的孩子,为何还要善待?
李冒富阴险地一笑:我自有打算!将来这两个孩子,有可能是咱们最好的撒手锏!
二秃子冲着一个胖高个头的军官喊道:牛排长,你跟我来!
画外音:二秃子带着牛排长,撇道入林,嘱咐了一番,然后朝着张志刚和张志强走去。
二秃子欺骗两个孩子道:张志刚张志强你们俩听着,从今天起,你们俩便跟着这位胖叔叔,好好听胖叔叔的话,不许乱跑!在没找到你们的爹之前,你们如果跑丢了,到时候见到你们的爹,我和你们的李叔叔没法儿交代。听到了没有,孩子?
张志刚信以为真地道:知道了,叔叔,俺和俺弟,一定听这位胖叔叔的话,绝不到处乱跑!
二秃子满意地点点头,又问张志强:张志强,你哪?能保证不?
张志强小虎牙一呲,笑道:俺听俺哥的。
二秃子故意板起脸来,佯装生气地训斥道:你个小兔羔子,你听你哥的,就不听叔叔的了?
张志强狡辩道:俺哥听叔叔的,俺听俺哥的,自然也就是听叔叔的了。
二秃子扑哧一笑,最后叮嘱张志刚和张志强道:跟着队伍,行军打仗,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们小哥俩,一定要多加小心!
地点:长白山老金沟
李冒富的大队人马一到,刀疤脸未免有些胆战心惊,遂低三下四,笑脸相迎。
李冒富伫立马上,正色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刀疤脸,你和刘掌柜的,图财害命,让人给告发了。用不几日,官府便会派人前来抓你的。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刀疤脸满脸堆笑地反问道:李营长,有何凭据?这图财害命的屎盆子,可不能随便乱扣呀!
李冒富冷冷地道:难道还让我将死亡谷的那些孤魂野鬼统统叫出来作证吗?
闻听此言,刀疤脸一下子傻了眼,一时间,无言以对。
李冒富微微一笑,语气缓和地道:刀疤脸,我可以给你通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过得看你的表现。
刀疤脸抬起眼,望着李冒富问:什么表现?
李冒富开门见山地道:只要你肯配合我,将老松岭的胡子剿灭,将功赎罪,死亡谷的事儿,就算一笔勾销了!
刀疤脸哭丧着脸,摇摇头:偷鸡不成倒蚀米,到时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山阎王,还不将我活剥了?
李冒富威胁道:是死是活,你酌量着办吧!
刀疤脸也来了脾气:大不了,老子占山为王去!
李冒富恫吓道:你占山为王,老子就通报剿匪司令部,马上灭了你!信不信由你!
李冒富哼了一声,拨马便走。
刀疤脸喊住了他:李营长,请留步!
刀疤脸将李冒富等人迎进室内密谈。
刀疤脸担心地问:李营长,你说,咱们能斗过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山阎王吗?
李冒富诳骗刀疤脸道:今非昔比,没问题!刀疤脸,你先行一步,去老松岭,登门拜访山阎王,见机行事。到时咱们里应外合,将这些胡子,全部歼灭。大功告成,咱们兄弟升官发财的机会,也就到了!你若是不肯合作,就是死路一条!识时务者为俊杰!
刀疤脸咬咬牙道:好吧,这回老子豁出去了!不成功则成仁!
地点:长白山死亡谷
张海山和张远征等人,在林木稀疏之地挖掘了一个大墓,将死亡谷内受害人的尸骨,统统收敛,埋入其中。林下,一个大大的坟丘隆起。
张远征烧着马粪纸,口中叨念道:山东家的父老乡亲们,今天你们,入土为安了。从今以后,便可以安心地在此生活了,不必像昔日那样整天在林中游荡了。青山处处埋忠骨,何许马革裹尸还?想家的时候,托个梦回去,告诉家人,你们在这儿生活得很好,让家人不必挂念。俺们年年来,年年给你们烧香送纸钱,祝愿你们在这儿生活得幸福!同时也希望你们能保佑俺们以及你们的家人,平平安安,幸福永远!
静谧的山谷之中,青烟缭绕,跟清爽的乳雾,混为一体,弥漫林间。
地点:长白山老金沟
画外音:李冒富以死亡谷的死人要挟刀疤脸乖乖就范。二人狼狈为奸,密谋奸计。
大战在即,李冒富带着二秃子,来到软禁张志刚和张志强的营房。见到李冒富和二秃子,张志刚和张志强高兴地迎上前来。
张志强天真地问李冒富:李叔叔,是不是要带着俺和俺哥去老参道找俺爹去?
李冒富满脸愁云地摇摇头,煞有介事地道:咱们去不成老参道了。
张志强急切地追问道:为什么,李叔叔?
李冒富信口胡诌:刚刚得到的消息,你们的爹,让老松岭的胡子给抓走了。
张志刚追问道:李叔叔,胡子抓俺爹做什么?
李冒富一本正经地道:你们的爹,挖到了一个大棒槌,胡子便抢大棒槌,你们的爹不给,便跟胡子打了起来。胡子人多势众,最终将你们的爹绑上了山去。
张志强恨得咬牙切齿:这胡子,真是太可恨!
张志刚担心地问:李叔叔,俺爹他现在没事儿吧?
李冒富道:目前还没事儿,恐怕过几天便会让胡子点天灯了。不过别担心,孩子,明天叔叔便带人去攻打老松岭,去救你们的爹。
张志刚和张志强跃跃欲试,异口同声地请求道:李叔叔,明天俺们也跟你一起去救俺爹。
李冒富扑哧一笑道:你们还小,打起仗来,这枪弹可不长眼睛,万一伤着了你们,叔叔可担待不起。你们小哥俩先跟着胖叔叔回咱们的大本营,在那儿好好练习枪法,练习骑马,等到将来,一定能派上大用场的!
张志刚问:那……李叔叔,你们多时回大本营?
李冒富道:拿下老松岭,救出你们的爹,叔叔就带着你们的爹回大本营,让你们父子团聚。
张志强高兴得跳了起来:太好了,李叔叔!
李冒富和二秃子面带微笑,目送着张志刚和张志强跟着牛排长等人骑马沿着老金道远去……
地点:长白山老松岭胡子密营
一大早,刀疤脸便率众带着酒肉,前往老松岭,拜会胡子头山阎王。
林中空场地上,邱海棠练习骑马和枪法,奔马之上,挥动双枪,百步穿杨,博得手下的胡子一通喝彩。刀疤脸也是直叫好。
一个小喽罗跑过来,凑到山阎王的近前汇报道:报告大柜,刀疤脸有要事求见!
山阎王望望远处的邱海棠,沉吟了下道:让他来吧!
刀疤脸出现。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邱海棠霍然拔出枪,对准了刀疤脸:刀疤脸,既然你前来送死,那就休怪姑奶奶不仗义了!
刀疤脸面部的刀疤直抽搐,心里没底儿。他向山阎王求援道:大掌柜的,难道你们都是以这种方式来欢迎客人的吗?
山阎王打着圆场道:海棠,今天就算了吧?
邱海棠固执地道:姑奶奶的枪拔出来,不见血是不会收回去的!
刀疤脸无奈地伸出了左手。一声枪响,刀疤脸的小指,断了一截。邱海棠收枪,管自离去。
山阎王望着刀疤脸,皮笑肉不笑地问:刀疤脸,是哪阵子的阴风将你给吹来了?
刀疤脸手捂伤指,点头哈腰,谄媚地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
山阎王哼了一声:有何贵干?
刀疤脸察言观色,信口胡诌:因为邱海棠的事儿,李冒富这阵子总来老金沟找小弟的麻烦。小弟暂且来哥哥这儿避避风,另外再跟哥哥商量商量如何对付李冒富那个老小子。自从邱海棠投靠了大哥,李冒富贼心不死,始终是蠢蠢欲动。这一阵子,他都在打大哥的主意。
山阎王面色狰狞,咬牙切齿地道:这小子,是他妈的欠收拾!等到下次他再去老金沟,告诉爷爷一声,爷爷晚上去捣他的大营,杀他个屁滚尿流!黄嘴丫子未褪净,竟敢跟爷爷叫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刀疤脸提醒道:可是李冒富那小子,今非昔比,兵强马壮,不可小视!
山阎王自负道:出了山是他的天下,进了山还是爷爷的天下!他若是不服,就让他放马来!
逐渐冷静下来的邱海棠走过来,低声提醒山阎王道:大掌柜的,俺怀疑,刀疤脸目的不存,小心有诈!
山阎王斜乜着刀疤脸道:太岁头上动土,量他也没那个胆!
刀疤脸道:大掌柜的,既然这儿不欢迎老弟,老弟也就不讨人嫌了,放下东西,这就走人!
山阎王佯装不悦地道:老弟,这话就说外了。四海皆兄弟,来的都是客!老弟,走,大哥今天为你接风洗尘,咱们一醉方休!
地点:长白山鸡爪子岗
画外音:张海山和张远征带着放山帮,离开死亡谷,兴冲冲地前来鸡爪子岗,寻找邱海棠和香兰。
小猎屋不复存在,四下也寻不到邱海棠和香兰的影子,众人大失所望。
张海全望着张海山问:海山,海棠和香兰不在,猎屋也化成了灰烬,咱们怎么办?在此等候,还是直接去牡丹江?
张海山寻思了下道:海棠和香兰一定不会猜到咱们今年会来得这么早。咱们最好在此等候,别等到海棠和香兰来时找不到咱们。
张海全担心地道:俺担心,在此呆久了,万一让刀疤脸和李冒富他们发现了,咱们可就惨了,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张远征道:那咱们就到附近的山林中安营扎寨,隔三差五,前来此处转一转,边放山边等她们俩。
张得宝开口道:附近不是没有大棒槌吗?
张远征抢白儿子道:没有大棒槌,那老郎中他们爷俩是怎么挖到的?没多还没少呀?天色将晚,事不宜迟,马上行动,寻找一隐蔽的山谷,安营扎寨。
画外音:没有在约定地点见到邱海棠和香兰,张海山惘然若失。他尾随着众人,朝着密林深处走去……
地点:长白山老松岭胡子密营
宽敞的木刻楞大厅内,酒肉飘香。山阎王率众,聚集一堂,开怀畅饮。胡子猜拳行令,以助酒性。黑白和无常声嘶力竭的大嗓门,大老远的林中便能听到:
高高山上一头牛,
两个犄角一个头,
四个蹄子分八瓣,
尾巴长在腚后头。
哥俩好哇,五魁手,六的六呀,四喜来财,八匹马呀……
   
密林深处,李冒富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画外音:凭着女人的直觉,邱海棠认为刀疤脸来者不善。她不敢懈怠,遂趁着胡子欢聚的时候,前去林中查岗,以免让李冒富趁虚而入,毁了密营。
刀疤脸冲着猴头一使眼色。猴头会意,偷偷地溜出大厅,故意走在了邱海棠的前边,引诱着邱海棠朝着密林深处走去。
邱海棠发觉上当,但为时已晚。
在附近的一个山谷,邱海棠发现了隐藏于此的李冒富等人,但同时她也被困住了。她躲藏在一棵粗大的红松倒木后,一探头,便会有子弹攒射而来。
最后,邱海棠钻进一个空树洞成功脱身,并心急如火地奔往枪声大作的密营。
胡子聚会,酩酊大醉。李冒富率众,趁机而来,和刀疤脸狼狈为奸,里应外合,大肆屠杀。老松岭胡子密营大乱,胡子伤亡惨重。
刀疤脸趁着混乱,偷偷地朝着山阎王开了枪。山阎王毫无防备,中弹倒地。
邱海棠杀入重围,冲了过来,朝着刀疤脸开了火。刀疤脸一偏头,子弹打穿了他的耳朵。刀疤脸大吃一惊。邱海棠趁机乱枪打跑了刀疤脸等人。
刀疤脸耳朵受伤,鲜血染红了半边脸。鲶鱼头搀扶着他,躲藏到树后去。
刀疤脸气急败坏地道:真没想到,这个疯娘们儿,这么厉害!别管我,快,快,快去干掉这个疯娘们儿!
鲶鱼头、猴头和独臂刀郎虚张声势地呐喊着,冲了出来,被邱海棠又打了回去。
邱海棠冲到山阎王身侧,果断地道:俺掩护,黑白、无常,你们俩赶紧带着大掌柜的撤离!
邱海棠依靠稠密的树木作为掩护,左躲右闪,双枪频射,且战且退,将敌人引入歧途。
身负重伤的山阎王,在黑白和无常的掩护下,趁着混乱逃脱掉了。
邱海棠随后也甩脱了追兵,远离了老松岭密营。
地点:长白山老松岭密林
画外音:香兰伫立于高山之巅,望着火光冲天的老松岭胡子密营,心里犹如打翻的五味瓶。
香兰牵着马匹,缓缓地走下山去,朝着附近的对子房走去。不远处的林中,依旧有零星的枪声在响。
只身搜寻残余的独臂刀郎,在深山老林中发现了香兰的对子房,随后,他又在林中发现了香兰。
见色思淫,独臂刀郎悄悄地跟了过去。
香兰低头而行。坐骑发现了独臂刀郎,仰头嘶鸣。香兰抬头张望。独臂刀郎突然从树后窜出,单臂从后边一下子抱住了香兰。香兰旋即从腰间拔出了锋利的猎刀,朝着独臂刀郎的那只完好的单臂刺去。恰在此时,但听独臂刀郎一声惨叫,率先撒开了手。
独臂刀郎手捂着鲜血直流的残耳。香兰的坐骑,衔着独臂刀郎的半个耳朵。原来是关键时刻,坐骑替主人解了围,低头狠狠地一口,咬掉了独臂刀郎的半个耳朵。
望着身侧的坐骑,心有余悸的独臂刀郎,不寒而栗。他躲闪着,连连退却。
望见独臂刀郎,新仇旧恨,涌上心头。香兰摘下了挎在单肩上的猎枪。
独臂刀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朝着香兰,叩头如捣蒜,连连求饶:姑奶奶,饶命,饶命呀……
香兰开枪,打断了独臂刀郎的另一只胳膊。
香兰咬牙切齿地道:作恶多端,你罪有应得!
断了双臂的刀郎,彻底傻了眼。他哭嚎着,追赶着香兰,乞求对方不要丢下自己不管。香兰置之不理,跨马管自离去。
一头黑熊,突然横断了道路。刀郎当下傻了眼。刀郎倒地装死,但也被黑熊抓得遍体鳞伤。刀疤脸等人及时赶到,击毙黑熊,救下刀郎。刀郎大难不死,逃过一劫,但也没了人样儿。
地点:长白山老参道上
邱海棠没能寻找到山阎王和黑白无常,但却同香兰不期而遇。
林中邂逅,邱海棠和香兰欢喜万分。
邱海棠道:香兰,等小猎屋重新搭建起来,海山哥他们也差不多该来了。咱们现在就去鸡爪子岗等他们吧!
邱海棠和香兰牵着马,沿着老猎道,朝着鸡爪子岗走着。林风拂面,甚是清爽。
香兰低着头,幽幽地问:海棠姐,密营毁了,山阎王他怎么样?死了吗?
邱海棠目光忧郁地道:你爹负了重伤,是刀疤脸暗枪打的。这几天,俺也没有找到他。是黑白和无常带着他走的,但愿他没事儿!
香兰恨恨地道:这个刀疤脸,真是千人恨,万人咒!海棠姐,等有机会,咱俩再去老金沟,火烧乌龟!
邱海棠笑道:好呀。下一次,争取一步到位,烧死他!
邱海棠和香兰抬眼,相视而笑。二人适才低落的情绪,大有好转。
地点:长白山鸡爪子岗
邱海棠和香兰回到鸡爪子岗,在小猎屋的旧址旁,又搭建起一个木刻楞猎屋。
邱海棠建议道:香兰,将猎屋搭大些吧,这样一来,海山哥他们的放山帮一到,住着会宽敞些。
香兰笑道:那好吧,那就搭大一些。
地点:长白山蝲蛄河支流
画外音:在距离河岸边不远的林中,停下来撒尿的小梦生,终于发现了去岁那棵与之失之交臂的大棒槌。
小梦生兴奋地喊道:棒槌,大棒槌!
张海全高声问:几品叶?
小梦生大声回答:六——品——叶——
众人闻听,呼啦一下围了过去。
望着眼前那棵结着红艳艳的种子的大棒槌,张海全眼睛瞪得大大的:俺的乖乖,还真是个六品叶呀!看样子,准保是个大棒槌!这下,咱们发了!
张远征迷信地警告张海全道:还没拴上红绳儿,别乱说话,以免大棒槌变成人参娃娃跑掉了!
张远征蹲下身去,郑重其事地从怀里掏出一根红线绳,屏住呼吸,贴地系在了大棒槌的植株上,然后放心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
张远征跪在地上,朝着林中叩拜,口中念念有词:感谢山神老把头赐予俺们大棒槌,俺代表俺们放山帮,给你们叩头谢恩了!感谢山神老把头!
张海全从包裹里取出挖参工具,自告奋勇:大棒槌让俺来挖。
张海全蹲在地上,开始挖掘那个大棒槌,由于激动,加上技术不太熟练,未免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张远征提醒道:千万小心,别弄断了芦头和主要的须根,否则,就难以卖上大价钱啦!
张海山道:远征,你年岁大,有经验,大棒槌还是由你来挖吧!
张海全将手中的宽竹签交给张远征,自己则拿着剪子,打下手,帮着张远征剪断障事儿的草根和较细的树根。
长长的芦头下,布满横纹和些许突疣的参体逐渐从黝黑的泥土里显露出来。旁观者围于四周,或跪或蹲或卧,直直的双眼始终也没有离开过那个大棒槌。众人鸦雀无声,唯有呼吸声,隐约可闻。
画外音:张远征小心翼翼地将那个大棒槌从深深的坑中捧了出来。这是放山帮进山以来访到的第一个大棒槌。众人欣喜万分。
张远征手捧着大棒槌,满脸都是笑:俗话说,七两为参,八两为宝,这个大棒槌,没有八两,也得有七两!它肯定能卖个好价钱的!
众人一饱眼福之后,张远征展开一块红布,弄了两块湿苔藓,先将大棒槌裹好,然后再用那块红布包好,小心地纳入怀中。
小梦生笑问:二爷爷,大棒槌要一直带在身上吗?
张远征抚摸着小梦生的小脑袋笑道:不会的,很快便会给你和小三子换糖疙瘩吃了。
张远征抬头望着张海山,建议道:三叔,这大棒槌,要抓紧时间卖掉,整天带在身上,一旦搓揉坏了,可就卖不上价了。
张海山道:不行的话,俺明天就出山。
张远征道:出山卖参,如果有马匹,可速去速回,路途就不会耽搁那么长时间了。
张海山道:天色尚早,咱们先绕到鸡爪子岗,看看海棠和香兰她们俩来了没有。她们有马匹,如果来了,出山卖参的事情就好办了。
地点:长白山鸡爪子岗
画外音:张海山和张远征带着放山帮,兴高采烈地回返。在老猎道上,他们便远远望见,森林中的小猎屋,炊烟袅袅,并且随风飘来的,是扑鼻的肉香。
小梦生和小三子惊呼着,率先朝着猎屋奔了过去:是海棠姐和香兰姐回来了。海——棠——姐——  香——兰——姐——
邱海棠和香兰听到呼唤声,从猎屋里迎了出来。众人欢聚一堂,高兴万分。
小梦生拉着邱海棠的手,久久不愿松开:海棠姐,你可想死俺们啦!
邱海棠笑逗小梦生:小梦生,告诉姐姐,哪儿想的?
小梦生手指胸窝,笑答:这儿想的。
张远征惊讶地道:你们这两个闺女,就这么住在深山老林里,怎么这么胆大?
香兰笑道:大叔,别忘了,俺本来就是个猎手,海棠姐比俺的胆子还大。
张远征夸奖道:你们这两个闺女,可真是好样的!
小梦生仰着小脸笑道:海棠姐,俺们挖到了一个大棒槌,是俺先发现的。
邱海棠笑道:真的吗?俺们的小梦生真有福气!
张远征笑道:这个小梦生,是有福气。去年他就听到了那林中的棒槌鸟儿叫,若不是因为老郎中以越界为名加以阻止,去年俺们便能采到。
香兰走过来,拉着小梦生的小手笑道:小梦生,来让姐姐也拉拉你的手,粘粘福气,等到下次进山,姐姐也能访到一个大棒槌!
张远征从怀里小心地将那个大棒槌掏出来展开红布包给邱海棠和香兰看:闺女,来,看看俺们今天挖到的大棒槌,大不大?
邱海棠望着大棒槌道:这个大棒槌是不小,俺还是头一次见到过这么大的棒槌。
香兰道:在附近的林中能发现这么大的棒槌,实属难得。
画外音:傍晚时分,邱海棠将张海山叫到了林下。香兰误解了邱海棠,心里酸酸的,她情不自禁地跟了过去,一探究竟。附近林下出恭的张海全也不无好奇,遂也凑了过去。
邱海棠低着头,沉默良久,喃喃地道:海山哥,明天你们就去牡丹江吧。俺和香兰,不打算去了。
张海山望了望邱海棠,不解地问:海棠,为什么?
邱海棠轻声道:俺俩打算再找一找山阎王。
张海山瞪大眼睛,吃惊地望着邱海棠:找他干什么?听人说,他可是老松岭杀人不眨眼的胡子头呀!
邱海棠语气平和地道:山阎王并不像传说的那样十恶不赦。你见过他。他当初隐姓埋名,在李家大院当炮手,叫刘炮儿。我们很熟悉。为了报仇,你走后,俺投靠了山阎王,并跟着他,将李家大院给洗劫了。那天李冒富不在家,便宜了他。后来,李冒富弃商从戎,摇身一变,成了剿匪团的营长。前几天,李冒富和刀疤脸狼狈为奸,将老松岭给平了,山阎王身负重伤,下落不明。现在李冒富和刀疤脸正在到处抓俺。俺不想因为俺而再连累到你们放山帮。
张海山问:海棠,俺们走了,你和香兰怎么办?你们俩能去哪儿?
邱海棠低着头,没有吭声。
张海山劝道:海棠,你和香兰跟俺们一起去牡丹江吧,去了那儿,咱们都会摆脱掉刀疤脸和李冒富的纠缠了。
邱海棠幽幽地道:俺想留下来,再找一找山阎王,生见人,死见尸,否则,俺的良心会不安的。再说,山阎王是香兰的生身之父,找不到父亲,香兰也不会跟着你们去牡丹江的。
张海山沉思了下道:海棠,要找咱们一起找,等找到了山阎王,咱们再一起去牡丹江。
邱海棠低着头,没有吭声。
张海全率先返回猎屋,将自己听到的,告诉了张远征等人。
不消多时,张海山也只身一人返回猎屋。
张远征道:三叔,当初在老金沟,俺和你爹就是因为无意中卷入了一场纷争中去,才致使诸多父老乡亲,死于非命的,凡事要三思而后行呀!
张海全担心甚是:依俺之见,就是尽快离开这一是非之地,远走高飞,前往牡丹江放山。咱们这些依靠放山来养家糊口的穷苦百姓,哪里能惹得起那些兵匪?
张海山沉默良久开口道:明天让海棠和香兰出山去卖大棒槌,咱们在附近继续放山。何去何从,等到海棠和香兰她们俩回来后再说。
张远征等人面面相觑,没有再吭声。
次日一大早,女扮男装的邱海棠和香兰,便备好马匹,准备出发。
张远征将大棒槌交给了邱海棠,有些不放心地叮嘱道:闺女,路上多加小心,别遇上胡子。
邱海棠笑道:老爷爷,俺就是胡子,别人别遇上俺就算万幸了!
邱海棠和香兰带着大棒槌,沿着老猎道,策马而去……
初雪
8E8A0695a.jpg

点评

泉城人家  漂亮拍摄!问好老师!  发表于 2019-7-7 19:01
南宁夕阳红  欣赏老师精彩拍摄!学习问好!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9-7-7 15:56
国庆拍鸟  精彩拍摄,欣赏学习,感谢分享,问好老师!周末愉快!!!  发表于 2019-7-7 08:17
残荷秋风  精彩漂亮 清晰自然 动态优美 点赞问好 周日愉快!  发表于 2019-7-7 05:37
12

查看全部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版主   最佳评论员   荣誉版主   资深顾问   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7-7 05:37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漂亮 清晰自然 动态优美 点赞问好 周日愉快!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版主   VIP6   资深顾问   资深评论员   资深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7-7 06:47 |显示全部楼层
图文并茂生动精彩靓丽!漂亮欣赏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203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5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版主   资深顾问   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7-7 07:20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拍摄、欣赏老师佳作、谢谢分享。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45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4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SVIP   初级数码调图师   版主   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7-7 08:17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拍摄,欣赏学习,感谢分享,问好老师!周末愉快!!!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VVIP   版主   资深生态摄影师    
发表于 2019-7-7 08:18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瞬间  ! 点赞问好 !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版主  
发表于 2019-7-7 15:56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拍摄!学习问好!谢谢分享!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12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2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金钻会员   观鸟人    
发表于 2019-7-7 19:01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漂亮!欣赏学习老师佳作!周日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红钻会员  
发表于 2019-7-8 07:50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我拍摄的鸟种数
0种
拍摄的哺乳动物
0种
我的粉丝数量
用户组:    红钻会员  
发表于 2019-7-8 11:58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图文,谢谢分享。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鸟网 www.birdnet.cn 版权所有 © 2005-2019 辽ICP备13000869号 E-mail: info@birdnet.cn

GMT+8, 2019-7-16 22:14 , Processed in 0.546827 second(s), Total 30, Slave 7 queries , MemCached On.

QQ|手机版|Archiver|鸟网 ( 辽ICP备13000869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